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慧静尼姑
慧静尼姑
一、初遇师父老相好,鸳鸯戏水灵湖中

清朝乾隆十八年春,天下侠客云集西南边陲小镇个旧。

一年前,武林盟主轩通客死他乡。今年一开春,轩通的师弟煜通就广发英雄帖,请求天下豪杰,在轩通的家乡
个旧大比武,以选出新的盟主。轩通生前武功盖世,德行天下。煜通是灵山寺的主持,今年五十七岁。他的武功仅
次于师兄,也是何等了的,特别是他的铁砂掌,天下无人能敌。只是他淫邪奸诈,品行不端,为天下英雄所不齿。
大家摄于他的武功,大多敬而远之。天下豪杰之所以闻贴即到,一来不愿与他为敌,二来担心他窃取盟主宝座,要
在武林大会上协力选出真正的盟主。

灵山寺位于灵山之阳,背靠挺拔俊秀的灵山,前临碧波千顷的灵湖。

灵山之阴的大峡谷内有一座小尼姑庵,叫灵谷庵。庵内有三个尼姑,一清师太带两徒弟,一个叫慧幽,时年二
十六岁;一个叫慧静,十六七岁,一年前从附近的小镇遁入空门。慧幽在几年前与附近山村里穷秀才三娃勾搭上了,
后来把肚子搞大了,师太只有把她当成俗家弟子,允许他们结了婚。由于灵谷庵地域偏僻,平时很少有人来烧香拜
佛。三人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习练太极功。一静师太年近六十,一身太极神功出神入化。她在三十一岁那年,被煜
通淫僧强奸,破了媜洁之身。后来摄于煜通的淫威,再加上忘不掉和煜通交合时的肉体之欢,渐渐和煜通好上了。

各路侠客聚齐个旧后,煜通与一清师太合谋,准备施毒鸠杀众英雄,称霸武林。结果阴谋败露,煜通被众武林
高手合力追杀,躲在灵山群山中免掉一死;一清师太被中原陈氏太极传人陈光戳瞎双眼,斩掉双腿,幸好慧幽、慧
静俩徒弟救助及时,捡条性命。

半年后的一个月圆之夜,慧静被一种奇怪的声音吵醒。这声音来自隔壁慧幽的房间,好像是有人光脚走在泥泞
的地上,吉嘎吉嘎吉嘎……她耳朵贴在木板墙上仔细一听,还有一男一女说话声。

「……幽妞妞,想师伯没?」

「想死……,啊!爽!……你一走就是半年多,……我天天旷的难受死了……爽!……」

「我也是憋了半年……在山洞里,那也不敢去……爽不爽?……妞妞……」

「你把我的肉沟子……塞得满满的……水泄不通……爽死了……啊!……」

「那当然……老夫的家伙是特大号的……没有一个女人不叫爽的……你们师太就是……爱上我这大肉棍子才跟
我的……她现在真可怜……」

「我也很可怜……啊!……我那死男人……就不算男人……爽!……」

「怎么?……」

「人家不想说……」

「说!不说我拔出来了!」

「啊!亲亲……别出来!……我说……他的家伙插进去……十来下就不行……急死我了……那像你……能玩人
家半夜……啊!这下好深……爽死我了!」

慧静听出来了,男的是师太的老相好煜通,女的是师姐慧幽。慧静光脚走出房门,悄悄来到师姐的窗下,用手
粘点口水,捅破窗纸。房间里还亮着油灯,只见两个光头在灯下晃来晃去,师姐光溜溜地仰躺在床上,两条黑红的
大腿高高举起。煜通手脚支撑在床上,身子悬空,正在用力抽插。一条粗大的棒棒把他们的身体连在一起,这根棒
棒忽长忽短,在师姐的阴部进进出出。那棒子最长时有七寸之多!慧静为之一惊,啊!要是加上龟头那就有……难
怪师姐说比她男人强呢!他们又干了一个来时辰,慧幽尖叫一声,两腿在空中踢腾几下,重重的放了下来。煜通也
狠狠的顶了几下,趴在了慧幽的肚皮上不动了。

慧静看得春心荡漾,感觉裤裆里湿了一大片,难受极了。正想离开,哗啦!脚下踢着个东西。谁!煜通轻喝一
声,就要冲出来。慧幽一把把他拉了回来。「不用怕,肯定是师妹慧静,这妮子可能是听到咱俩的动静了。」

「哦!是她?这妮子越长越漂亮了,我从没见过尼姑有那么勾魂的眼睛!」

「你这老东西!是不是想打她的主意,她可是才十七岁,还是孩子。」

「才十七?奶子就挺那么高,屁股就翘那么大!」

「师伯要有意,我就给你俩牵个红线,不过事成之后你怎么谢我?」

「我把仙人指路那招武功教给你,如何?」

「好!一言为定!不过我看他已经被人开过庖了。」

「那倒没关系,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吗,还免去了我开荒之苦。」

「嘻嘻,那就好!可是你有了新欢不能忘了我。」

……

在一个月圆之夜,慧幽约慧静一起来到灵湖的一个港湾。这个小湾三面环山,岸边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这里
的湖水深不可测,好在二人都是游水高手。二人来到岸边的一块大石头后面,脱下僧袍,只穿个小兜肚和裤头下到
水中。月光下,两只光光的头在水面上晃来晃去,时不时露出靓如澔月的酥胸和肩膀。二人在水中嬉戏一会儿,慧
幽说了句我到岸上方便方便,一个猛子不见了。慧静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慧幽回来,正着急时,只觉得一股力一下
子就把裤头顺腿拉了下来。哎呀!慧静正想喊慧幽,又有一个光光的东西在下身撞来撞去。她伸手去抓,在两大腿
中间捉住了一个肉乎乎的东西。奥,是师姐在逗住玩,肯定是师姐的手指!不对!手指那有这么粗!是鱼儿?鱼儿
的头没有这么圆,也没有这大啊!啊!是乌龟!不对!乌龟的脖子没有这么长,也没有这么硬啊?慧静正想著会不
会是水蛇?那东西溜出了她的手。一会儿,又回来了。这回那东西没再客气,一头钻进了她的阴道。啊!慧静正要
叫,两只有力的臂膀从身后将她搂了个结结实实,两只粗慥的大手从小兜肚下捂住了双乳。啊!是个男人!

「你是谁呀?快放开我!」说著用手去掰那人的胳胞,那里掰得动。她又扭了扭身子,想挣脱开,可越扭下边
那根肉棍插的越深,越深越觉得舒爽,越爽越想扭。一会儿,慧静扭得没劲了。身後的男人开始抽插。开始他慢条
斯理的进进出出,不一会儿,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两人身体的晃动,激起了层层水花。慧静忍不住叫了起来,
啊!爽!……你是……啊!……爽!……你的东西……好长……好粗!好过瘾啊!她全身酥软,早就忘了划水了,
只觉得下面的肉棒顶住了整个身体,不知是躺在水里,还是躺在男人的怀里。感到自己的身子就像这大湖,阴道是
大湖的中心,一根巨大的驚天柱在湖的中心,忽儿插到了湖底,激起冲天大浪,浪潮从中心一浪一浪涌向岸;忽儿
抽出水面,在湖的中心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浪潮一下子从湖边退了回来。啊!这下好深!……啊!爽!……不要
滑出来,啊!深!……啊!爽死!……慧静尖叫一声,屁股拼命往後顶,头都扎到了水里。奥!我要出了!男人也
像野兽一样狂喊一声,下身前顶,身子成了个大虾。慧静觉得一股一股的热液射进了阴道深处,好烫,好爽!

好大一会儿慧静才回过神来,扭头往后看看给自己带来无限享受的男人。

「是你!?」

「是我!」

「奥!肯定是你和师姐一起算计我!这下你满意了,灵谷庵的人都是你的了。」

「小宝贝!她们哪能和你比!瞧你这身才,这小蛮腰,这奶子,这屁股,这小穴,迷死人了!」

「那你以后可不能忘了我,要常来看我。」

「当然,当然。」

「你这么老了还真棒!」

「老牛爱吃嫩草嘛。老夫不光武功盖世,下面这根肉棍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人老下面不老,我喜欢。」

「小心肝,在水里用不上劲,一会儿回房里等著我,我让你尝尝我的神功。」

「好啊!」

慧静说著低头趴在了男人的怀里。这个男人就是一清师太的老相好、被江湖侠客追杀的淫僧——煜通。

二、为母治病曲身,中医暴死肚皮

慧静不计较煜通年岁已大,心甘情愿投入煜通的怀抱,一来因为僧家生活寂寞难耐,二来因为煜通有一身神功,
慧静早有仰慕之心。再说,在两年前削发为尼之前,她就有个年岁很大的老相好,在两年多的清苦生活中,常常想
起那个老情人。

慧静在没有入庵之前的名字叫小玲,家住灵谷庵两百里开外的小镇里。她六岁殇父,她的母亲年轻轻就守寡,
耐不着寂寞,常与一些男子干苟且之事,小玲也就早早知道了男女之事。她打小就是个美人胚子,一双水汪汪的丹
凤眼,眼角上挑,鼻梁挺直,稍厚的嘴唇,总是红艳艳的。十四岁时,就出落得像个大姑娘,中等身高,稍微有点
胖的身体,显得成熟丰满,一把来粗的小蛮腰,鼓鼓翘翘大大的屁股,皮肤细嫩细嫩的。

这年,妈妈突然得了重病,小玲经常到邻家诊所抓药,诊所有个李姓老中医,孤身一人,六十来岁,长的黑黑
壮壮,肩宽肚大,一脸花白胡须和胸毛。小玲每到诊所,他都用淫邪的眼光上下打量她提前发育的丰胸和翘翘的肥
臀。对她很热情,还经常不要钱,家境不好的小玲非常感激他。

一个三伏天的中午,小玲又来给妈妈取药,看到老中医正光着上身躺在太师椅上睡觉,鼾声如雷,满屋酒气。
裤裆里的家伙把裤子顶的天高。小玲虽然只有十四岁,也知道男人裆里是什么了。因为十三岁那年,就被十六岁的
二狗开了鮑. 看到老家伙的丑态,心中一荡,心想都这么大岁数还这样,不由吃吃笑出声来。这一笑,把老家伙笑
醒了。李中医一看是小玲来了,急忙起身,一看自己的家伙翘的老高,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抓药。抓好药,他又没
让付钱。小玲说了句谢转过身去要走,这时,老家伙看到了小玲一扭一扭的肥大的屁股,杨柳似的摆来摆去细细的
腰身,老二猛的一跳,急忙叫住她,「玲妮子,先别走吗,喝口水,我再给你妈加据药」。小玲口正渴,就又回来
一屁股坐在了太师椅上,把一杯水一饮而尽,又与老中医说了会母亲的病情。过一会儿,她觉得混身懆热,不自然
的扭扭屁股,这一扭阴部产生一阵强烈的快感,只觉得一股热液,流湿了内裤,粘粘的,腻腻的。这种感觉越来越
强烈,乳头也有了胀胀的快感。原来,老家伙在她喝的水里,加了一把浓烈的春药。老中医看到小玲的表情,知道
药起作用了,起身用厚厚的大手揉搓小玲的双乳和下身。小玲想著要躲开,可酥胸却迎了上去,粉嫩的大腿却叉的
开开的。被他抠模了一会,小玲春心荡漾,淫水如潮。小手自然的伸向了老中医的裤裆。啊!怎么这么大!比起二
狗的足足长出了一把,光光的龟头有鸡蛋那么大,插到我的里边会不会疼?这时,她的上下被扣摸的急不可耐,管
不了那么多了,急等老肉棒狠狠插入自己空虚的穴中。经验丰富的老家伙,知道时机一到,掂起自己七寸长的老藤
棍,就想狠狠插入。老龟头到了小玲粉嫩的洞口,起了惜香悋玉之心,先在小玲的洞口操了操,让龟头蘸上些淫液,
又在小豆豆上操了好一阵子,操的小玲用粉嫩的丰臀上下左右扭个不停,这才将大如鸡卵的龟头缓缓的顶入小玲饥
渴的阴道,龟头刚一进入,啊!小玲发出长长一声浪叫,啊!胀!好胀!老家伙并不急于全部攻入,而是以阴道口
为中心,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摇晃起来,直到小玲主动往上挺臀时,才兹的一声尽根全没。大肉棒插
到底时,小玲又啊的一声,声音都发抖了。「啊!胀死我了!啊!啊!啊!爽死我了!」老家伙这才按部就班,一
抽一插的操起来!先是九浅一深,抽了二百来下,小玲开始用丰臀上下迎合,心想这老家伙真会玩,好爽啊!比跟
二狗玩好太多了。老家伙不紧不慢,开始深插长抽,兹戛!兹戛!兹戛。。。。。。!声音象是光脚走在泥地里。
用这种深插到底抽出到口的干法弄了三百来下,小玲受不了了,啊!爽!爽!爽死我了!!!李伯伯!你插死我了!
亲伯伯你插死我吧!!亲爷爷你插拦我的小逼吧!!!亲亲伯伯。。。啊!啊!哎啊!爽死了!!!小玲大叫一声,
全身痉挛,哦眉紧刍,眼翻白光,昏死过去。老家伙一看悠然生出英雄感,我这把年纪,还能玩小女孩,还把她玩
昏了。以前,老家伙也玩过十五六岁的,可这些小女孩都没情趣,自己发泄完就完了,没想到这妮子这么浪。这让
他更加喜欢了,看看自己挺出的大肚子,又看看被自己的大鸡巴紧紧塞住阴道的嫩女孩,要是能天天这样有多好!

想著想著,小玲苏醒过来,感到下身的快感余味未尽,一条大肉棒还胀在里面,身不由己的扭扭屁股,啊!一
阵快感又从阴部涌向全身。「玲玲,你醒了」老家伙问。嗯!她点点头,浪笑住用小手抚摸老家伙的大肚子和花白
的胸毛,说「怎么会这么好?!」「累了吧,来趴在我肚子上睡一会。」老家伙说住把小玲抱了起来,老根紧紧的
塞住阴道,转过身自己坐在了太师椅上,小玲下面胀胀的,爽爽的,舒服地趴在他的大肚皮上,用热吻回报给自己
带来强烈快感的老伯伯。老家伙被小玲的挑逗又激起了情绪,大鸡巴在小女孩的阴道里跳动起来,小玲也被它的跳
动所激动,动情的扭起了白嫩的肥臀,老家伙坚持不住了,双手卡住小蛮腰,将小玲举了起来,乓!黑粗的老藤棍
从嫩穴里湿淋淋地拔了出来,啊!小玲感到整个肚子都空了,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老家伙扭转了身子,她两手扶
住太师椅的把手,肥臀高高翘起,就觉得一股强大的张力,向阴门顶了过来,啊!小玲爽得肥臀乱颤,这种快爽是
二狗从来没给过的。老家伙这会没再顾忌什么,双手扶住粉嫩的肥臀,哗叽!哗叽!哗叽!卖老命地快速抽插起来,
没一会,小玲又产生了强列的快感,双乳乱颤,两腿发抖,红唇薇张,眉心拧成了一疙瘩,气喘嘘嘘的浪叫,啊啊
啊!爽爽爽!啊!。。。老伯伯,我想让你一辈子都操我,啊!啊!我的亲爷爷,我的脚趾头都舒服了,全身每个
地方都爽,啊!大鸡巴亲爹!我又要。。。话还没说完,又昏了过去,一下子趴在了太师椅上。这时,老家伙正在
兴头上,降低了身子,狂抽起来,他疯了似的晃动着大肚子,急速抽插了一袋烟的工夫,也爽到了顶,啊!我的熊
要射出来了,啊!啊!啊!。。。一股股浓精,射到了小玲的阴道深处。过了一会,小玲醒了过来,感觉到整
个子宫,都被精液充满了,舒服极了。

从此以后,小玲每次到老中医哪里取药,都会享受一番再回家。有了老中医,她就尽量躲开二狗,有时躲不开
了也草草干一两回,可每次和二狗干,小玲都觉得不尽兴,二狗的家伙硬是够硬,可他每次都是猴急,小玲还没起
性,他就霸王硬上弓,等到来性了,他已经泄成空壳了,每次和二狗干完,小玲的下身都感到麻胀,不舒服很长时
间,而和李伯伯干,每次都爽的死去活来,浑身轻松。

半年后,小玲的妈妈不治身亡。在邻居的帮助下,草草将母亲安葬。三个月孝期未过,小玲耐不住了,又跑到
老中医的诊所。老家伙也是憋了两个多月没有泄火,见小玲来了,搂在怀里就在她下身狂摸起来,小玲旷了两月余,
久旱逢甘露,阴门被摸的舒爽无比,淫液顺著屁股钩子往下流,两眼微闭,红唇微张,气喘息息,两人裤子都没来
得及脱下来,小玲只将裤子往下褪了褪,双手伏地,撅起两片雪白的屁股,老家伙从裤口掏出老棍子,就从背后插
了进去。哎呀!小玲长长的喘了一口气。老家伙连根插进去后,慢条斯理的操起来,吉嘎!吉嘎!吉嘎!几十下后,
小玲忍不住的叫了起来,啊!爽!爽!亲亲伯伯,你还是那么棒!一级棒!啊!啊!啊!我想死你了!我想死你的
大鸡巴了!亲爷爷的大鸡巴又插到我的小逼逼里了!啊!我是你的小女人!我是你的小逼逼……啊!这一下插得好
深啊!插到我的心窝窝里了!老家伙听到小玲的浪叫,热血沸腾,只觉得龟头一爽,眼看就要射精,他深吸一口气,
咻!将鸡吧抽出一多半,只将大龟头留在里面,就这样停住不动好大一会,才将射精欲压了下去,停这一会,小玲
受不了拉,啊!亲伯伯,不要停!快插进去!啊!急死我了!老家伙像没听见一样,照样闭目运气,他运了一会,
只觉得有一股精液慢慢流了出来,这时,射精欲全没了,老二照样坚挺,他又来了精神,又开始了不紧不慢的抽插,
抽出时漏出龟头,插入时尽根全没,小玲的淫水像小河一样顺着大腿流个不停,只几分钟,只听她大叫一声,啊!
双目紧闭,屁股拼命向后顶,她爬上了舒爽的顶峰。

高潮过后,小玲一下子瘫在了地上,老棍子也滑了出来。老中医急忙将她抱了起来,向里屋的床上走去,坚挺
的老二在小玲的光屁股上滑来滑去,小玲用双手搂住老家伙的脖子,凑上红唇,热吻给自己带来「性福」的老男人。
到了床上,小玲一手抓住老棍子,一手抚摸下面的两个大黑蛋,一口吃到嘴里,老家伙看到小女孩肯为自己如此服
务,非常自豪,大肚子一前一后地在小玲嘴里抽插起来。搞了好大一会,就是不出精,急得老家伙浑身冒汗,小玲
两个腮帮子直酸,小玲看著又长又粗又硬的肉棒棒上,青筋鼓胀,不由得下身又热了起来,主动脱光衣服,躺了下
来,两腿叉的开开的,露出细细的阴毛和粉红的阴户,老中医褪下裤子,屁股一挺,大棍子又捅了进去,小玲下身
一胀,感到大鸡巴填满了肚子里所有的空间,浑身酥爽。老家伙一边抽插,一边问:「玲妮子,爽不爽?」

「满塞满谷,舒服极了!你的大鸡鸡要是能天天插在我的里面,那该多好啊!」

「我是不是太老了?」

「人老下边不老,比小伙子棒多了!你每次都让我死好几次,我就愿意跟你搞!」

「你现在也没什么事,不如到我这里学医吧。」

「太好了!这样我天天都能要你的大鸡鸡了!」

「就这么定了,明天你就来吧!」

「那你就是我的师傅了,师傅!师伯!啊!爽!爽啊!亲亲师伯!」

「好!以后你就叫我师傅好了。」

老家伙说到高兴处,下面狠狠的捣了起来。

「亲亲师傅,我愿意让你捅死我……捅烂我……啊!我又要来劲了!啊!爽死了!!!」

小玲又爽上了天。

老中医看著身下半昏的娇娃,心想,这麽有激情的女孩,以后可以天天搞她了,没想到老来得此艳福……想着
想着咧嘴淫笑起来。他两手扶床,老棍子还插在玲妮子的阴道里,低头去舔她的双乳,舔了一会,觉得不过瘾,拔
出肉棒,褪下身子又去舔流住淫液的阴户。小玲昏睡一会醒了过来,感到下身空空的,一个肉乎乎的东西在阴户操
来操去,啊!好爽!两眼一睁,看到老中医正贪婪的舔着自己的下身,她感激的用双手抚摸他那谢了顶的大肉头,
又闭上眼去享受老家伙的舌头了。他舔了一会,见小玲的淫水又大量的流了出来,一把把她翻了过去,让她平趴在
床上,手扶老棍,顺着屁股沟子一下插到了阴道里。老家伙知道,玲妮子已经来了两次高潮,要让他来第三次,必
须有更强烈的刺激。他拿出看家的本领,大力捣弄起来。哗咻!啪!哗咻!啪!哗咻!啪!……大鸡巴和阴道的磨
擦声——哗咻!大肚皮和肥臀的撞击声——啪!交替响起。啊!啊!啊!爽!爽!爽!玲妮子又浪叫起来,「亲亲
……啊!亲亲伯伯,我的好爷爷,奥!大鸡巴爹爹,你把我搞死啦!爽死啦!……啊!爽!!爽死……啊!……」

老家伙也把持不住了,攒了两个多月的精液一股脑的射在了玲妮子的无底洞里。「啊!好热!好多!好胀!好
爽!啊……」

这次他们一起升上了天。当天,小玲没有回家。就睡在了诊所,睡觉前,又跟老中医云雨一番。他们睡得非常
香。

第二天就来到了老中医的小诊所做起了工。

一晃一年过去了。小玲已十五岁了。他在老中医的雨露滋蕰下,皮肤更白嫩,原来脸上的几颗粉刺也不见了,
胸部更丰满,屁股也更圆了,就是小蛮腰还是那么细软。在床上,被老中医调教得热情似火。老中医三天两头让小
玲吃一句药,这种药即能不让小玲怀孕,又能让她春情勃发。她只要被老家伙的大肉棍插几下,就会有高潮。这样
老中医与她搞起来,也就不费多大劲,每次都能让她高潮迭起。

可是好景不长。这年夏天的一天中午,老中医和小玲两人赤条条的又在诊所的太师椅上云雨大战,小玲正在兴
头上时,老家伙突然一头栽倒在小玲的肚皮上,两眼翻白,一命呜呼了。小玲顿时吓的欲念全无,心惊肉跳。小玲
在太师椅上被老中医肥硕的身躯压了个严严实实,动弹不得,费了半天劲也没把老家伙死沉死沉的尸体推下身去。
小玲被压的喘不上气来,眼看就要被压断气。正在这时屋外有人敲门,小玲也顾不上害臊了,急喊救命。门外两看
病的人听到救命声,将门撞开,进到屋内,急忙把老中医的尸体抬了下来。尸体被抬下来后,下面的老肉棍还是硕
大无比,一柱驚天!没几天,全镇的人都知道老中医死在了小玲的肚皮上了。小玲没法在镇上待了,就跟著来镇上
云游的一清师太来到了灵谷庵,剪去青丝,当了尼姑。

三、久旱幸得甘露,慧静梅开三度,

她在家时几乎每天都要和老中医狂欢一番,来到灵谷庵常常欲火中烧,饥渴难耐。今晚被老煜通来了个鸳鸯戏
水,满心欢喜。在湖里一次雨露,哪能滋蕴久渴的阴户。洗完澡急急赶回庵里,在房中挑起麻油灯等著煜通来场陆
战!等啊等啊,子夜已过还是没见老和尚的人影,急得她满脸通红,下身也开始火烧火燎。

原来老煜通刚上岸,就被慧幽拉了过去。老家伙为了感谢「红娘」,就在湖边的大石头上和她干了一回合,这
一回合就是两个时辰,慧幽心满意足后回她家去了,他这才跑回灵谷庵。庵内慧静禅房的灯还亮着,门虚掩着,他
偷偷溜进房中,眼前突然一亮,顿时倦意全无。灯下的慧静小尼面向里侧卧在禅床上,从头到脚一丝不挂,肌肤如
凝脂般滑嫩,小巧窈窕的身体,曲线玲珑剔透,细细的柳腰把屁股衬托的丰满、肥大、圆润,屁股蛋像两个圆滚滚
的大西瓜。煜通心想这哪里是一个十六七岁少女的身子?就是成熟的少妇也没这么燎人!急忙脱掉全身的衣服,一
手摸向屁股,一手摸向乳房。

其实慧静并没有睡着,她知道老和尚进来了,故意不理他。等到他在全身摸起来,才睁开眼,嗔怒道:「你来
干什么?」「小宝贝生气了?我来陪罪。」煜通边说边把手伸到了她的阴部,卖力的扣弄起来。

这时慧静看清了煜通的长像。老和尚身高体壮,人高马大,足足比老中医高出一头。慧静估计自己身高最多到
他胸前。大大光光的脑袋,浓密花白的眉毛向上挑起,一对铜铃似的眼睛,射出淫斜的目光,一脸花白的络腮胡子
有一寸来长,红光满面的脸上看不出老人该有的皱纹,全身上下都是棱角分明的肌肉,宽扩的胸前胸肌高高隆起,
粗壮的胳膊上青筋凸爆,肚皮上没有一点赘肉,只有一块块的肌肉疙瘩。大屁股上贴着两块鼓胀、结实的臀肌。两
条修长的大腿快有慧静的腰粗了,显得结实有力。大腿中间是一片浓黑的乱草,草丛中早就耸起一根独目怒张的神
棍,长近八寸,粗若童臂,尤其是前面的龟头,有鸭蛋大小,龟头后面的冠状沟谷深峰高,肉棱高高隆起。要不看
脸上花白的胡子,谁也不会相信他是年届六十的人!就是小伙子也没有这身材啊!慧静看得心猿意马,老和尚的盖
世武功她早有耳闻,现在看到这身体也就知道为什么他又是天下第一淫僧了,那个女人看到这匹高头种马不想委身
于他?!

慧静不由自主的伸出柔若无骨的小手抓住了老藤棍,两眼死死的盯著手中的家伙,啊!好粗!好像比老中医的
还要大!一把手勉强能抓住!要是一下子插在我的下面……啊!那还不爽死!……哎呀!慧静娇叫一声,原来煜通
粗壮的手指溜进了阴道……啊!……爽!……师伯,我……好喜欢你!……啊!……爽!……你扣的我好爽!……
师伯……我早就敬慕……你!……你这大……鸡鸡……好可爱!……它搞了我一次……还这么硬……大……我要吃
它!

慧静哪里知道这已经是它梅开三度了!煜通听到慧静的呻吟,转身骑到她的脖子上,一头钻到她的阴部,伸出
大舌头在肉沟里舔了起来。这时老肉棍正好送到慧静的嘴边,慧静张嘴吃了进去,啊!好大!大龟头把他的嘴塞得
满满的!一会儿就憋的她满脸通红。费力吐了出来,淫叫道,啊!师伯,你舔得我下面好痒!好爽!……好!就在
那里……爽!爽!……师伯……我是不是流了很多水……啊……往里……啊!……不够长!……啊!急死人了……

慧静边叫边用双手握住肉棍,在龟头处猛舐一阵,而後又做了几次深呼吸,闻闻肉

棒是啥味道,又一口吞入嘴中用鲜嫩的舌头在肉棒四周来回的搅动,她只觉得这肉棒在她的嘴里,一涨一涨的,
每涨一下,就向上起挑一下,好像是舌头发起了挑战。

煜通用粗大的手指拨开了阴唇,里边那鲜红透亮的嫩肉在不停地涨缩著,他心想,这小骚穴真浪,继续张开大
嘴,伸出长舌,向洞的深处探去。

这一下,慧静的双腿乱踢,身予乱摆,她吸吮的劲头也就越大了。

他的舌头,打著转,逐步深入,如同一支麻毛钻头要穿透钢砖铁板,同时,用他的牙齿捕捉著滑溜溜的小阴核,
轻轻地刮弄著,满脸的胡须在阴部、大腿内侧蹭来蹭去……

「喔……啊……英雄……大……狠……我……我受不……了……啦……求你

……求求……你……快点插……吧……哦哦……」

浪声四起,欲火中烧。

这时,小慧静突然双腿一张,用两条浑圆的大腿,紧夹住他的大光肉头,苦苦哀求著:「好……人……哪……
我要疯了……快……给我骚穴……来重的……要狠的……狠狠……地插……插痛快……一些……我……好痒啊……
快痒死我了……肉棒……快插吧……」

她一手攥住肉棒,不住地在自己的唇上磨擦著,一缕缕口水黏满了整个的龟头。

煜通很喜欢这个小尼泼辣,开朗的性格和那其浪无比的小骚穴,於是,他沉著的小声说道:「我们换个姿式好
吗?来,你侧身躺下,我在你的背後。」说著,让慧静屈腿躺下,自也侧身,握住肉棒,对准阴户,大擦大磨起来。
右手也狠狠的抓揉的她的双乳。

抓揉了一会,她下渗的淫水小河似的流。

煜通顺势将龟头顶住了阴核。

「哟!痒死了!酥酥的!」只酥得慧静吃吃地笑了起来。

随著,她急火火地把小穴往龟头顶去,想解决洞里的酥麻奇痒,可是煜通就不让它进去。

这时,慧静使劲地前后窜动著屁股,他仍是躲躲闪闪,这样几次挑逗,只觉得下面的小穴,又涌出了大股大股
淫水。

她感到欲火难耐,心中的舒痒,越加强烈。她将肥臀再一次凑过去,用两片阴唇,含住了他龟头,心中一阵欢
喜,便用力的磨搓起来。

煜通感到像有一团火,一股热流包围了龟头,使他也酥痒起来,於是,屁股一挺,只听「滋」的一声。

她感到阴道里,像插进一条烧红的铁棍,而且又粗又长,直达深处的穴底。

她不由地一颤,阴户里的淫水,更如春潮泛滥一般,沿著穴缝直流而下。

他被那窄窄的穴孔夹实了肉棒,在用力抽插,开始产生一阵阵酥爽,直传到心中。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摇晃著自己的屁股,一个向後挫,一个向前顶,直乐得慧静口里含混不清地叫喊著:「哎
呀……哎……呀……好人……我……的心肝…师伯…被你……被你……弄得……弄得……好爽……好……厉害……
乐死人家了……我……」

煜通听著她的娇喊,便低声说道:「宝贝,你的小穴好紧,老夫的龟头又酥,又痒,又麻!喔,你又流浪水了
吧?……这么多,哈哈哈,把我的腿也……搞得……湿淋淋……」

慧静娇声浪语地道:「你也快……乐……吗……喔,这下插得……好深……好爽!」

两人上边说,下边干,而且抽插得速度更急、更快、更稳了,直插得阴户嘎滋嘎滋作响。

「哎哟,好人哪……我爽死了……我小穴……被你插裂了……喔……爽死了……使劲……用力顶……啊……啊
……好……」

煜通那大肉棒,并没有直插直抽,而是上下左右地乱闯,在小穴的鲜红嫩肉上翘动磨擦。他那浓密的阴毛,在
抽送的同时,不停地刺激著穴唇和穴核。

这种刺激,更使她乐得怪叫,淫水又一次冲撞而出。

她的後背紧靠著他的胸膛,她美爽地闭上了双眼,两片枯乾的香唇微微地启开,一条香舌不断地舐著自己那乾
燥的嘴唇。

「美死……我……了,你……的……太长……太大……我死了……也不冤了……喔……好爽……我要让你操我
一辈子!」

她咬牙,皱著眉,闭著眼,仔细体会小穴把整个的肉棒一下一下吞下吐出的快感,她往後挫著屁股,这样她才
觉得全身涨,心灵充实。全身热得发烫,小穴痒得透体。无法形容的快感使她紧张,又放浪。

她梦一样的呻吟,蛇一样的扭动,使肉棒插入小穴更加深处。她舒服透了,有生以来,她尝到了这种无法表达
的甜头,这根长肉棍插到了别人从没到过的地方,太舒服、太愉快了,这种强烈的快感使她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
这种昏迷,好像神仙飘荡在云中。

「喔……好人……我……我……小穴……顶漏了……啊!……大师……我漏水了……」

接著是「啊」的一声尖叫。娇躯乱颤,一股透顶的快感传遍了全身,只见小腿乱蹬,玉臂乱舞,昏迷过去了。
煜通看到慧静到了高潮,没在继续干,而是深吸几口气,稳了稳神。

只一会儿,慧静就醒了过来,她知道阴道里的老肉棍还没泄火,忘情的撒娇道:「好死了!我还要嘛!」老煜
通知道小淫尼渴的太久了,今夜一定要让她过瘾,这样才能让她忘不掉自己。于是双手抓住慧静的柳腰,像耍玩具
似的把她抓了起来,又翻身放在床上,这时她已经成了胸部朝下着床,圆润肥臀微微翘起的姿势。煜通看到慧静撩
人的身姿淫笑道:「我的小可爱,就知道你是个骚货,放心吧!今天让你过过年!」说著两手放在慧静两侧,手脚
着地,来招隔山取火!老藤棍从慧静的屁股沟直插进去。大龟头刚接触密洞,慧静就叫了起来:

「啊!师伯慢点,你刚才那么狠,我的小洞好像被你插肿了,你的大鸡鸡还是涨得那么大,慢点进……啊!…
…胀!」

「刚进去个头……三分之一了。」

「胀!」

「一半了!」

「啊!又胀又爽!……啊!师伯的大蛋蛋是不是也进去了!啊!……胀啊!」

「爽吧!小宝贝!我要全进了!」只听见噗的一声,巨大的肉棒已尽根插入禁地。啊!慧静爽的尖叫一声,急
忙用雪白的肥臀上迎,煜通又开始展露他的本事,连续抽插五六百下,次次都插入阴户的最深处。

慧静刚开始时还觉得胀,渐渐地随著煜通肉棒的抽插,慢慢地口中又发出了愉悦的淫声,臀部也随著肉棒抽插
的动作疯狂迎合

「嗯……嗯哼……嗯嗯……好舒服……嗯……你用力顶吧……用力干我吧……」

煜通边干边低头欣赏慧静娇美的媚态,只见她柳腰轻摆,丰腴的屁股颤颤微微。

「哎呀……啊……哼哼……天呐……快……快活死了……嗯……哼……唔……小穴好爽!……屁股好爽!……

煜通听到她的淫叫,更加卖力,把一身功夫都用在了肉棍上,只见亮晶晶的粗棍子在煜通的小肚子和慧静雪白
的大屁股之间忽隐忽现。

「嗯…哼……亲亲师伯……你插入……好深……哼哼……好爽呀……嗯哼哼……」

煜通又插了三百来下,慧静的叫声开始变调,「嗯……嗯哼……嗯嗯…我受不了了……亲爷爷……啊……啊!
爽!……」

煜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慧静觉得肉棒好像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慧静的阴户紧紧吸住,慧静体内的阴精如潮
水般溢出。啊!爽死!……啊!……慧静一声尖叫,屁股的肌肉紧张的石头一样硬!全身痉挛几下,一下趴在了床
上,又晕了过去!

煜通一看小浪尼又不行了,还不急于泄火,就势侧躺在了床上,让慧静背靠前胸搂在怀里,两手轻柔双乳,下
面硬梆梆的大肉棍还是紧紧插在阴道里。

过了两个时辰,慧静渐渐醒来,第一个感觉就是阴道里的老藤棍在有力的脉动!啊!它怎么还这么硬啊?这感
觉真好!急忙回过头来,送上樱桃小口热吻把自己几次送上仙界的新老情人!老煜通把大舌头送进她的小口搅动起
了。小淫尼上下两个口同时被老煜通塞满,又来了兴,淫液又从肉棍和肉穴的缝隙涓涓流出,屁股往後一顶一顶的
挑逗肉棒。老和尚受到刺激,叭!拔出老棍,一个狮子大翻身,跃到了慧静的上面,分开她两条圆滚滚的大腿,只
见张飞的丈八长矛,直刺阴沟里的暗洞。

只听慧静尖叫一声,煜通不待她有何反应急速抽插起来。插入到根,抽出见龟头。

哗!哧!哗!哧!哗!哧!……

啊!……大师,你好厉害……好神勇!你怎么这么大劲!……这么能干!啊!……你干了我快一夜了!……我
又痒了……啊……慧静心想,这老家伙比老中医还能干,老中医最多也就干个两三个时辰,并且干时总喜欢由慢到
快,这老和尚上来就玩命的捅,好过瘾!

「啊……这下捅进肚子里面……啊……爽!……亲亲师伯……你怎么不……早点来……干我啊……爽啊!……
我的小洞洞……空了那么长时间!……爽!……」

「静妮子……贫僧以後……要每天……干你……」

「嗯……我的小浪穴……也要天天让师伯操……啊……」

这时慧静两条雪白的大腿高高举起,煜通的大屁股每向下一下,她的小腿就往上踢腾一下。两人边说边干,煜
通一股气抽了一千余下!

「爽!……啊!爽死了!……」

「阿弥陀佛,老夫干死你这个小淫女」

「啊……长老……你的小淫女……又要升天了……啊……啊!」

这时的煜通浑身大汗淋淋,听到淫尼的淫叫也达到了兴奋的高潮,只觉得肉棒顶端一阵酸麻,啊!啊!!啊!!!
……煜通野兽一样怪吼几声,阳精噗哧噗哧射入慧静阴道深处。

「啊!好多啊!好热!又好胀!舒服死了!」

「啊!累死我了!」

「好师伯,你真让我过年了,痛快死了!我也从来没有今天这么累!」慧静有气无力地说。

「静妮子,你不是处女了,你以前有过几个男人?」

「你不也搞过很多女人吗?」

「那是,要不江湖上怎么叫我天下第一棍僧呢!」

「别臭美了!比你强的男人多了!」慧静嘴上这么说,心里明白它经过的一老一少两个男人中,没有一个能跟
身边这个比。想著紧紧的搂住了煜通的脖子。

「谁啊……」煜通话还没说完就打起了鼾声,睡着了。

慧静一手搂著煜通的脖子,一手握住他软唧唧滑腻腻的肉棍进入了梦乡。

慧静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太阳都快落山了。身边的老和尚已不见踪影,暗骂道:这老东西走也不说一声!四、
三娃乘虚而入、师徒盘庚大战

煜通已走一个来月。那夜狂欢更加勾起慧静的情欲,天天盼著老和尚再次光顾,终日不思茶饭,想入非非,人
都瘦了一圈,原来略显丰腴的身材苗条清瘦了一些。

一天,慧幽说是上山采药,过了晌午还没回来。慧静和那个没腿没手又瞎了双眼的师傅在庵里,寂寞无聊,想
洗个澡上床睡午觉。就关上庵门,拿了个木盆在院内的大水缸边,脱得只剩个小红兜肚,擦洗起来。当擦洗到下身
时,一股热流一下子涌向全身,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一只手伸向两条雪白的大腿中间,一只手抚向春笋似的
双乳,双目微闭,樱唇微张,忘情地摸了起来。啊!唉!奥!……爽!……舒服……嘴里哼哼唧唧的小声叫著,顺
大腿流的不知是洗澡水还是淫水。

这时,慧幽的丈夫三娃心血来潮到庵里来找她。刚想敲门,听到慧静的呻吟,隔著门缝一瞧,满园春色尽收眼
底。他看得欲火中烧,恨不得一下子冲进去,将自己硬梆梆的阳具塞到慧静的岔处。他绕到院后,借助一棵歪脖树
悄悄翻到了庵内,四处一打量,见只有慧静一人,就大著胆子溜到她的身后,一下子将她抱在了怀里。慧静正想尖
叫,一看是师姐夫,就没叫出声,半推半就的被三娃拖到了一间禅房。

三娃衣服都没来得及脱,把慧静按在一条长凳上,从裤裆里掏出家伙,就捣了进去。慧静看三娃长得清清秀秀,
文文静静,再说她正在火头上,就曲身而就。心想好久没有人进这个洞了……啊!还是男人的大肉棍插进来舒服,
比自己的手指头强多了!啊!爽啊!虽没有老煜通和老中医插的胀满过瘾,但还是很解痒、很舒服的。啊!自己的
阴道越来越热,越来越爽!啊!快了!高潮快要来了……正在这节骨眼上,三娃啊的怪叫一声,下身拼命往前顶,
好像要把整个身子都钻进去一样,然后一下子软了下来,趴在慧静身上不动了。

「啊!不要!不要!我还要!……」慧静绝望的叫了几声,又伸手猛捋他已经软下来的阴茎,捋了好大一会儿,
看三娃再也没反应了,火气一下子冲到了脑门,满脸涨红,在阴囊很掐一下,又用太极推拿功发很力将他推翻在地,
摔得三娃屁股生疼,半天没站起来。慧静扭住屁股,气呼呼的走到院里,拿上衣服回到了自己的房里,呜呜哭了起
来。

一晃又是半月过去了,天气进入头伏。这天晚上,慧静觉得体内体外都燥热异常,难以入睡。一直过了午夜,
用手指自慰一番后才迷迷糊糊入梦。

在梦里好像有几个人在说话。

「唉吆!……你这没良心的,这么长时间……你死哪去了,我都成这样了也不来看看我!……死妮子,别光顾
自己,……快让我动动啊!……啊!……爽!……你还是那么棒!……啊!爽死了!……」是一清师傅声音!?

「就是那!……用力!啊……师伯舔……痒死了!啊!舒服!,……快卖力……要不是我师父,……你早就被
人……杀了!……啊!爽!……」是慧幽在淫叫!?

「我不是……不敢露面嘛,呜!……那么多人……呜……在追杀我……师妹的宝贝一点没伤着……还是这么紧
……水多……。」是煜通在说话,嘴好像被什么捂住了,声音怪怪的。

「啊!……爽死了!……啊!……好硬啊……爽……慧幽用力啊!……抱高点……低点……啊!……爽啊!…
…」一清师傅在淫叫!

这不是梦!是师父在叫!千真万确!慧静一骨碌爬了起来。穿著裤头和小兜肚,光著脚蹑手蹑脚,走到师父的
门前,把门推开个缝。里边亮著一栈麻油灯,师傅的床上有几个光溜溜的肉团在蠕动!一个男人平躺在床上,慧幽
骑在他的头上,两手抱住没了四肢不倒翁似的师傅的上半身,一上一下的往男人的大肉棍上套……好瘆人啊!……
师傅居然也能……。不用问,下面的男人肯定是煜通!

「啊!……爽死……啊!啊!啊!……要死了!……」师傅满是皱褶的脸扭曲了!她没有手脚也爬到了快乐的
顶峰。

慧幽没等师傅的脸恢复正常,就把她从大肉棒上拔了上来,平放在床上,移身骑到煜通的胯上,淫门对准龟头
一下子吞没整条肉棒。

「死妮子,浪得这么急!」师傅笑骂了一声。

慧幽顾不了那么多了,双手按在煜通的两胸肌上,磨盘似的屁股快速地抬起蹲下……嘴里哼哼唧唧呻吟不止,
哦!爽!奥!爽!啊!爽!唉!爽!呜!爽!呀!爽!……煜通双手握住她两只乳房,又揉又搓,慧幽两个乳头胀
得像两只紫葡萄,煜通上下齐攻,不一会儿,慧幽啊的大叫一声,大屁股剧烈颤动几下,然后趴在煜通胸前不动了。

煜通像是没过瘾,抱住慧幽在床上翻滚两圈,骑到上面,没命地抽插起来。

「啊!师伯……我不行了……让我休息一会儿吧。

「我要捣死你,……让你爽死!……让你永远忘不了我……」

「慧静进来吧,别躲在门外了!」一清师太大声说道。

自从一清师太眼瞎了以后,耳朵就变得特别灵敏,稍有点响声她都能听得很清。上次煜通在慧静的禅方盘庚大
战,一清并没睡着,她听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只是现在需要两徒弟照顾吃喝拉撒睡,怕慧静生气不敢声张。这
时,她听到门外的动静,知道是慧静在偷看。

慧静听到师父叫她,心里不知是进还是退,可腿却鬼使神差的快步走了进去。煜通看到慧静扭着柳腰走了进来,
抓住她扯掉裤头拉到了床上,让她趴在慧幽的身上,屁股对向自己的下身,一手伸向乳房揉搓,一手在阴部抠摸起
来,这时肉棍还在慧幽的阴道里快速捅插。一开始,慧静面对师姐觉得很难为情,装模作样的把煜通的手推开好几
次,还有意憋著不发出愉快的呻吟。慧幽却很大方,嘴里一边哼叽,一边吸允慧静的乳头,两手还在慧静的阴部、
大腿乱摸。

慧静在门外时就已经欲火难耐了,这会儿在四只手和慧幽舌头的挑逗下,更是饥渴万分。恨不得立即把煜通的
大肉棒从慧幽的穴里拔出来,插到自己的里面。她实在忍不住了,纵情淫叫起来。

「啊!师伯……师姐……你们摸得我……好舒服……师伯……往下……再往上点……对……啊!爽!……爽啊!
……啊!……爽……师伯……指头……深……好爽啊!……啊!胀……好胀……不是指头……肯定是……师伯的大
鸡鸡……好过瘾……师姐别怪我……啊!……爽啊!……」原来煜通看慧静的阴水横流,知道她心急如火,就从慧
幽的阴道拔出,挺直身,一下子尽根插入慧静的阴道。

煜通看到慧静粉嫩、肥美的屁股,随着自己大肉棒的抽插,剧烈的颤动,情绪更加亢奋,感到像铁一样硬的大
肉棒,被慧静滑腻的嫩肉夹的舒爽无比。

「啊!静妮子的……小洞洞又紧又柔……夹的我……好过瘾!」煜通边干边说。

「师伯偏心,我的不好吗?」慧幽娇嗔的说。

「好!好!你俩都好!都是我的小宝贝。慧静的小洞肉嫩紧窄,你的水多爽滑,我都喜欢!」

慧静这时被插的舒爽万分,那里还管身边有师傅师姐,忘情的淫叫起来:「师伯……你插死我……爽!……屁
股……爽啊!……亲亲师伯……你的……鸡鸡好大……大鸡巴……硬鸡巴……捅烂我……我要被你捣死……啊!别
出来!呀!你干嘛要出来!」原来,煜通见慧静马上要有高潮了,故意拔了出来,是想再憋憋她,让她着急着急,
这样一会高潮来了会更强烈。

煜通把家伙拔出后,一刻没停又插进了在下面旷了很久的慧幽的洞里。

「啊!爽!师伯的大肉棒在师妹的洞里泡的更大了……啊……爽……这回不要离开我了……爽……舒服死了…
…呀!来劲了……啊!要死……」煜通只干了五六十下,就把慧幽送上了天。只见慧幽死死地抱住慧静的身子,下
身拼命往上顶,把慧静都快翻下来了。

「静妮子,下来吧,别把你师姐压坏了!」说著,双手一用力,把慧静抱了起来,又将她仰放在床上,屁股朝
外放在床沿上。自己也翻下床,两脚着地,用肩膀扛起她两只粉嫩雪白的大腿,大肉棒一挺,又故地重游一番。

「喔……师伯……你真是太棒了……你的大鸡巴……比谁的还大……插

死我了……」慧静呻吟着猛烈的摇头享受着快感。

这时煜通更加用力地抽动起来,慧静快乐地呻吟着∶「哦……哦……哦

哦……哦……哦……好……好……哦哦……干我……干我……哦……哦……啊…

…啊……啊啊……啊……哦……哦……哦……干……干死小尼了……哦哦……哦

……啊……」

慧静的淫水不断地从骚穴里泄出来,挺起腰来配合抽插,让自己更加舒服。

「静妮……老夫干你的骚穴……爽不爽……啊……你的小穴……好紧……好

美喔……我的鸡巴……被夹的好……爽……我好喜欢……你……你……啊……」

「啊……好师伯……啊……用力……喔……用力啊……对……好棒啊……好

爽啊……我的大鸡巴师伯……啊……你插的我好舒服……喔喔……好快活啊……

啊……我快被你……喔……插死了……啊……」

慧幽也没闲着,将头贴在慧静丰满的双乳上,嘴不停的轮留在慧静的双乳上吻着、

吸着,还用双手猛抓两个肥乳,抓得发红变形。还贴着慧静的耳朵说:「这招叫老汉推车,推车的老汉能用上
劲儿,老棍子拉得出,推得进,好过瘾呢!好好享受吧小妹。」

「啊……是好过瘾……好深……爽……对……就这样……啊……用力插……深啊……对……我的淫穴……啊…
…啊……爽啊……再……再来……啊……喔……爱死你的大……啊……把我捣的好爽……啊……真的好爽啊……爽
死了……」

她的双腿僵硬了好大一会,双眼紧闭,双唇微张,眉心拧成了个疙瘩,然后就象死过去一样,一动不动了。同
时,煜通的阴茎深深的插到慧静的身体里开始射精,野狼似的吼了几声,喘息着趴在了慧净的身上……。

三女一男狂欢半夜,都很快进入了梦乡。鸡叫头遍,慧静被一场春梦惊醒。因为山里夜静,慧静远远听到庵的
后面,有乒乒乓乓的声音,就悄悄起床,乘着皎洁的月光翻过庵后的小山,想看个究竟。她只穿个小裤头,带个小
兜肚,穿过茂密的树林,爬到山头一看,只见在对面一块平地上,一个黑影在上下跳动、翻滚,是一个男人在练功。
看那魁梧的身材像是煜通!对!就是他!这老家伙昨天狂欢了半夜,还起来这么早练功!真是好精力!难怪武功这
么好!

慧静看到煜通只穿了个裤头,运动时,裤头里的东西晃来晃去,浑身的肌肉疙瘩,都渗出了亮晶晶的汗水……
她正在想入非非,煜通一个鸽子大翻身跃到了她身边,只一把就把她搂在怀里,又飞出几丈远,落在了一片一人来
高的草丛中。然后把她压在身下,掀起小兜肚在两只乳房上狂吻起来,一只手早就插到慧静的裤头里大模特摸起来。

一会儿,慧静就受不了了,嘴里哼哼唧唧呻吟起来:「啊!师伯……你都这么老了……还吃奶……啊!……好
痒……你这么长时间到哪去了?……啊!……你摸得我好舒服……爽!……好爽啊!……」

「静妮子,想师伯了吧?我没办法啊,有人在到处追杀我,我躲到山洞里去了。」

「你……这么好的武功……还怕他们?」

「他们也是武林高手啊,并且他们人多势众,好汉不吃眼前亏。」

「哎呀!……你摸吧……爽啊!……你住的地方……远不远?」

「远啊!你问这干什么?」

「亲亲师伯……我要跟你去,你要我吗?……你走以后我想死你了……啊……爽……你摸到哪了?……好爽啊!
……我要跟你学武功……」

「我的小宝贝,想我了是吧?我就知道你会想我!你要是不怕吃苦就跟我去好了,有了你我在山洞里也不寂寞
了。」

「一言为定!」

「好!一言为定,我还要教你武功,让你成为天下第一侠女!」

「太好了!」慧静说着动情地亲老煜通的嘴。

煜通看慧静下面流了很多淫水,知道可以进攻了。一把扯掉慧静的裤头,把自己的裤头往下拉拉,掏出老藤棍
在慧静的小水沟里蘸了蘸,兹瘤!一下子滑进了小水沟中的暗洞。啊!慧静吞入大肉棍爽的浑身颤抖,动情的用两
臂抱紧老煜通的脖子,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夹着他的屁股,下身一顶一顶的迎合着煜通的抽插。口中忘情的呻吟
::「哎呀……哎……呀……好人……我……的心肝……被你……被你……弄得……弄得……好爽……好……厉害
……乐死人家了……我……」煜通听到静妮子的淫叫,更加卖力,聚集功力于肉棍,使本来就很大的老藤棍,更加
庞大!

「啊!……师伯……你的大鸡鸡……大……好硬……哎呀……捅到心窝窝里了……啊!……爽!……胀啊!…
…你塞满了我……喔,真长……真粗……真壮……死而无……怨了……喔……顶……到……底……了……再深……
一点……啊……子宫……顶……破……了……啊……啊!……爽死了!……快活死了!……美死……我……了,你
……的……太长……太大……我死了……也不冤了……喔……好爽……」

煜通干到兴头上,大肉棍紧紧插在慧静的洞中,抱起慧静在树林里狂跑起来。慧静双手搂紧煜通的脖子,两腿
夹着煜通的熊腰,欣喜地看著老煜通撒欢。煜通每走一步,慧静就浪叫一声。煜通在山林里走了有一里来路,慧静
受不了了。

「喔……师伯……好有劲……我要上天……了……要死了……爽爽……喔……到心里……哎哟……好……好…
…爽……喔……我要……升天……了……长老……爽死了……啊!……」慧静跑到了快乐的顶点。

煜通看到慧静不行了,嘴里嘟囔道:「我还没跑够,你就……。」停下来后,让慧静靠在一棵大树上,左手拉
起慧静的左腿,没命的抽插起来,一会儿,屁股猛往上顶了顶,狂吼一声,抱着慧静躺在了地上不动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