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蔡玉奴
蔡玉奴
系列乃由精选故文扫描改写之短篇系列,旧瓶新酒泄色,凡夫与同好小酌。

话说关西有一个经纪,唤名蔡林。

到了二十岁上,方才娶得妻子,叫名玉奴,年纪恰正二十岁,生得有七八分容貌,夫妻二人十分眷恋,这
玉奴为人柔顺聪明,故蔡林得意着他。

其年玉奴母亲四十岁,玉奴同丈夫往岳丈家拜寿,丈人王春留他夫妻二人陪众亲友吃酒。

过了两日,蔡林作别岳父母,先自归家,留妻子再在娘家住几日来便了。

玉奴道∶「你归家做生意,我过两日自己回来,不须你来接我。」

蔡林去了,玉奴又在娘家耍了两日,遂别了父母,竟往家取路而回。

未及行得里馀,只见狂风急至,骤雨倾来。

玉奴见雨来得大,连忙走入一寺中,山门里坐着,心下想道∶「欲待转到娘家,又不能。欲待走到夫家,
路尚远。又无船只可通,那有车辆到此。」

闷得慌张起来,进退两难,如何是好。

初时还指望天晴雨收,不想那雨倾盆一般倒将下来。

那平地水深盈尺,教这孤身妇女怎不愁烦。

不想,一时天色晚了,玉奴无计可施,左右一看,见金刚脚下尽好安身,不免悄悄躲在此处,过了今宵,
明日再行,竟自席地而坐下。

须臾,只见寺里两个和尚,在伞下拿盏灯笼走出来关闭山门。

把山门拴了,在两边一照。

玉奴无处可匿,走起来道个万福道∶「小女子乃前村蔡林妻子,因往娘家而回,偶值大雨,进抵不能,求
藉此间权歇一夜。望二位师父方便则个。」

原来这两个和尚,一个唤名印空,一个唤名觉空,是一对贪花好色的元帅。

一时间见了一个标致青年的妇人,如得了珍宝,那肯放过了他。

那印空便假意道∶「原来是蔡官人的令正,失敬了。那蔡官人常到小寺耍子,与我二人十分契厚的好友,
不知尊嫂在此,多有得罪。如今既得知了,岂有放尊应在此安置的道理,况尊嫂毕竟受饥了,求到小房索饭,

玉奴道∶「多承二位师父盛意,待归家与拙夫说知,来奉谢便了,只求在此权坐,馀不必费心。」

觉空道∶「你看这地下又有水进来了。」

印空道∶「少顷水里如何安身,我好意接尊嫂房中小坐,不必推却了。」

印空道∶「师兄你拿了伞与灯笼,我把娘子抱了进去便了。」

言之未已,便向前一把抱了就走。玉奴叫道∶「师父,不可如此,成何体面。」

他二人那里听着,抱进了个净室,开门而入。

已有一个老和尚先与两个妇人赤身露体在那里顽耍。

觉空叫∶「师父,如今一家一个,省得到晚来你争我夺。」

老和尚一见,说道∶「好个年轻美貌的人儿,先与我师父拔个头筹。」

二空那里肯,合力把玉奴按倒在禅椅上,松她纽扣,退她绣鞋。

玉奴女流之辈,那能抵挡这两个淫僧,不消片刻,已被剥个体无寸缕,露出那白皮红肉的穴位,喜得二空
涎挂嘴角。

觉空一把抓住,印空挺着小和尚往里凑去,一把抱住就要弄干,玉奴拼命挣扎,那里有用,被那淫棍插个
尽根而入。

玉奴挣得有气无力,再三求饶,觉空那里睬他,玉奴无奈,到此地位,动又难动,心头乾忍着怒火,双眼
淌流着羞泪,恁他恣意弄干抽插了。

印空拔了头筹,觉空又上,老和尚上前来争,被觉空一推,跌个四脚朝天。

半日爬不得起来,便叫那其他两个妇人道∶「两个畜生不仁不义,把我推上一交,你二人也不来扶我一扶。」

一个妇人笑道∶「一交跌杀那老秃驴。」

那一个道∶「只怕跌坏了小和尚了。」

三个正在那里调情,不想玉奴被二空弄得淫水淋漓,痴痴迷迷,半响开口不得。

二空得其所欲,方放她起来,玉奴穿了衣裙,大哭起来。

两个妇人上前劝道∶「休要愁烦,你既来了,去不得了。」

玉奴道∶「我如今丑已出尽,只索便了,如何去不得?」

二空道∶「我这佛地上,原是没边没岸的世界,只有进来的,那里有再放你出去的道理。你今日遇了我二
人,是前世姻缘,从今死心塌地跟着我们。你要思想还家,今生料不能了。」

玉奴道∶「今晚已凭二位尊意了,明早千万放奴还家,是师父恩德。」

连忙拜将下去。

三个和尚笑将起来道∶「今晚且完宿缘,明且再云。」

忙打点酒食,劝他吃,玉奴敢怒而不敢言,只不肯吃。两个妇人再三劝饮,没可奈何,只得吃了几杯。

两个妇人又道∶「妾身俱是好人家儿女,也因撞着这两个贼光头,被他藏留此处,只如死了一般。含羞忍
耻,过了日子,再休想重逢父母,再见丈夫面了。」

玉奴见他们这般一说,也没奈何,想道∶「且看後来再说。」

且说这老和尚名叫无碍,当晚便要与玉奴一睡。

觉空印空各人搂了一个进房去宿,无碍扯了玉奴进房,玉奴没法说了,只得从他。

无碍并不强来,只把玉奴衣裳尽脱,抱住个光滑玉人儿,把那乳肉,肚皮百般抚摸捏弄,玉奴心里虽忿恨,
也不敢太过执拗,任其轻薄。

及至入港,老和尚笑道∶「好湿滑,娘子动情了!」

玉奴忿道∶「被你那两个徒儿强来,搞得个浆糊罐,还会不湿滑?」

无碍只笑不答,只顾桩捣得啧啧有声,闹缠三刻方完事。

後来,三对儿每日每夜捉对儿饮酒、嘻闹、奸宿不题。

过了几日,那蔡林不见妻子还家,往丈人家接取。

见了岳父母道∶「玉奴为何不来见我?」

王春夫妻道∶「去已八日矣。怎生反来讨妻子。」

蔡林道∶「几时回来?一定是你嫌我小生意的穷人,见女儿有些姿色,多因爱人财礼,别嫁了。」

王春骂道∶「放屁,多因是你这畜生穷了,把妻子转卖与人去,反来问我要人。」

丈母道∶「你不要打死了我的女儿,反来图赖。」

便呼天抢地哭将起来。

两边邻舍听见,一齐来问,说起原故,都道∶「此事毕竟要涉讼了。」

遂一把扭到县里叫起来。

太爷听见,叫将进来,王春把女婿情由一诉,太爷未决。

王春邻舍上前,齐道∶「果系面见,回察家去的。」

蔡林辩道∶「小的位的又不是深房儿,只得数橡小舍,就是回家,岂无邻舍所知。

望老爷发签提唤小人的邻人一问,便知详细。」

知县差人拘察家邻舍来问。

不多时,四邻皆至。太爷问∶「你可知蔡林妻子几时回家的?」

那四邻道∶「蔡林妻子因他丈人生日,夫妇同往娘家去贺喜。过了几日,见蔡林早晚在家,日间街坊生意,
门是锁的,并不曾见他妻子,已有半月光景门是锁的。」

王春道∶「者爷,他谋死妻子,自然卖嘱邻居,故此为他遮掩。」

知县道∶「也难凭你一面之词。但王春告的是人命事情,不得不把蔡林下狱,待细访着再审。」

登时把蔡林不由分说,竟扯到牢中去了。那两边邻舍与王春二齐在外,不时听审。

这蔡林生意人,一日不趁,一日无食的了。又无亲友送饭,难道在监饿死不成。还幸喜手艺高强,不是结
网挽人去卖,便是打草鞋易米度日,按下不提。

且说玉奴每日囚於静室,外边声息不闻,欲待寻个自尽,又被两个妇人劝道∶「你既然到此,我你一般的
人了。寻死,丈夫父母也不知道,有冤难报。且是我和你在此,也是个缘分,且含忍守着,倘有个出头日子,亦末
可知。倘若你府上丈人、女婿寻你之时,两下推托,自然涉讼。倘你一死,终无见期,可不夫父二人终沉狱底,怎
得出头!

还是依奴言语为上。」

玉奴听了,两眼流泪道∶「多谢二位姐姐劝解,怎生忍辱偷生,便不知这是个什麽寺,有这般狠和尚?」

一个妇人道∶「奴家姓江,行二,这位是郁大娘,我是五年前到此烧香,被老和尚唤名无碍,诱人静房,
把酒洒於化糕内吃了几条,便醉将起来,把我放倒床上,如此。

及至醒来,已被淫污了。几次求归,只是不容。那两个徒弟,面有麻点的,叫名印空,另号明月,就是先奸你
的,後边这人叫做觉空,别号清风,我来时,都有妇人的,到後来病死了一个,便埋在後面竹园内了。又有二个,
也死了,也如此埋。这郁大娘也是来烧香,被明月清风二秃,推扯进来,上了路。便死也不放出去了。这寺名双培
寺,有两房和尚。东房便是这里。一酉房又是好的,如今说不得了。我们三个儿,且含忍者,或考恶贯满盈,自有
个报应在後。」

正说间,只见二空上前。楼搂抱抱,把三个妇人弄得没法。正是每日贪杯又宿娼,风流和尚岂寻常。架装
常被服脂泄,直缀时闻花粉香。

按下不提。且说觉空一日,正在殿上阔耍,只见一个孤身妇人,手持香烛,走进山门里来。觉空张了一双
饿狼眼,仔细一看,那妇人年纪有三十五六了,一张半老脸儿,且是俏丽。

衣衫雅淡,就如秋水一般清趣之极,举着一双小小脚儿,走进殿上拜佛烧香点烛。

拜了几拜,起来道∶「请问师父,闻知後殿有个观音圣像,却在何处严这一问,搔着觉空痒处,便想道∶「领
到那边,三个又夺。付之偏僻,这一个儿也不妨。」

忙道∶「小娘子,待小僧引导便是。」

那田寡妇只道他是好心,一步步直人烟花寨。

进了七重门户,到一个小房,果有圣像,那田氏深深下拜。

觉空回身把门户上了拴,走将进来。田氏道∶「多蒙指引,告辞了。」

觉空道∶「小娘子,里边请坐待茶。」

田氏道∶「不敢打搅。」

觉空说∶「施主,到此没有不到小房待茶的理。」

田氏道∶「没什布施,决不敢扰。」

觉空拦住回路,那里肯放。田氏只得叉走一房,极其精雅。桌上兰桂名香,床上梅花锦帐,只见觉空笑嘻
嘻捧着一个点心盒儿摆下,又取了一杯香茶,连忙道请。

田氏道∶「我不曾打点香钱奉送,怎好无功受禄。」

觉空笑道∶「大娘子不必太谦,和尚家的茶、酒,都是十方施主的,就用些,也不费僧家的已钞。请间大
娘子高姓?」

田氏道∶「奴身姓田,丈夫没了七年了,守着一个儿子,到了十五岁了,指望他大来做些事业,不想上年
又死了,孤身无倚,故来求佛,赐一个好结果儿。」

觉空笑道∶「看大娘子这般美貌,怕没有人求娶你!」

田氏不答,不期吃了几条化糕下去,那热茶在肚里发作起来,就是吃醉了的一故,立脚不注,头晕起来道
∶「师父,为何头晕眼花起来?」

觉空道∶「想是大娘子起得早了些,此是无人到来所在,便在小床一睡如何?」

田氏想了道∶「中了秃子计了。」

然而要走,身子跌将倒来,坐立不佳,只得在桌上靠直。那秃贼把他把了,放在床上,田氏要挣,被酒力
所困,那里遮护得来!只待半推半就儿,顺他做作。

那秃贼解开衣扣,褪下小衣,砧出一身白肉,喜杀了贼秃,他便恣意儿干将起来。

田氏初起半推半就,渐渐赶凑越骚,任花心由蜂采,後来雨应枯苗。

秃贼上下的光头齐动,把妇人的两奶频摇,扶起白腿架僧肩,竟似瓜边两藕,光头擂玉乳,宛如蒲撞双瓢。

和尚问一声∶「大娘子,这般可好玩?」

答声∶「好!师父手段甚高,大娘子不耐顽了!」

云停雨住,那田氏把酒都弄醒了,道∶「师父,我多年不曾如此,今日遇着你这般有趣,怪不得妇人家要
想和尚。你可到我家常来走走。」

觉空事完,放起田氏说∶「你既孤身,何须回去,佐在此处,可日夜与你如此,又何须担惊害怕。到你家
来,倘然被人看出,两下羞脸难藏,如何了?」

田氏道∶「僧房天内外,倘被人知,这也是一般。」

觉空道∶「我另有外房,这间卧房,是极静的幽室,也是人足迹不到的所在,谁人知道?」

田氏道∶「如此也使得,待我家去,取了必用之物到此,方可盘桓几时。」

觉空问道∶「是什麽必用之物?」田氏道∶「梳妆之具,必不可无。」

觉空开了箱子,取出几付镜子、花粉、衣服、悉是妇人必需之物,又掇出一个净桶道∶「要嫁女儿,也有
在此。」

田氏见了一笑,把和尚照头一扇子道∶「看你这般用心,是个久惯偷妇人贼秃。」

觉空笑道∶「大娘子也是个惯养汉婆娘。

田氏道∶「胡说。」

觉空道∶「既不惯。为何方才将扇子打和尚!」

两个调情得趣,到午上,列下酒菜二人对吃,楼抱亲嘴,高了兴便又干了起来。

觉空只守了田氏,竟不去争那三个妇人了。

印空知他另有一个,也不来想,只把那另外三个轮流奸宿,一时蜻蜓点水、均分雨露,一夜左拥右抱、大
被同眠。

该玉奴陪无碍歇时,玉奴因思家心切,只是一味小心承顺,以求放归,再不敢一毫倔强,以顺僧意。

这无碍见他如此,常起放他之心,然恐事露,在敢而不敢之间。

到上床之际,玉奴又苦苦向无碍流泪。

无碍说∶「是出家人心肠更毒,恐一放你时,尚然你说出原因,我们都是死了。」

玉奴道∶「若师父肯放奴家,我只说被人拐卖到他方,逃走还家的。若说出师父之事,奴当肉在床,骨在
地以报师父」

无碍见他立誓真切,道∶「放便放你,今夜把我弄个快活的,我做主放你。」

玉奴再道∶「我一身淫污已久,凭师父所为便了。」

无碍道∶「你跨上我身,我仰卧着,你弄得我的出来,便见你之意。」

玉奴就上身跨了,凑着花心研弄,套进套出,故意放出娇声,引得那老和尚十分兴动,不觉大泄了。

玉奴爬下来,说道∶「如何?」

无碍道∶「果是有趣。」到五更,还要这般一次儿送行。

玉奴道∶「当得。」

玉奴倒搂了无碍,沉沉睡了。

一到五更,玉奴恐他有变,把无碍推醒,又弄将起来。

无碍道∶「看你这般光景,果然一心要去了。」

玉奴道∶「只求师父救命。」

须臾事完,玉奴抽身,穿了衣服,取了梳具,梳洗完了,叫起了无碍。

无碍一时推悔不得,说道∶「罢!一言既出,驱马难追。只是从有到此的,决无生还之理,万万不可泄漏。」

玉奴忙拜下去∶「蒙师父释放,岂敢有负盟言。」

无碍便悄悄儿领玉奴,一层层的到了山门,开得一扇儿道∶「你好好去罢。」

玉奴认得前路,急奔夫家。

这无碍重新闭上山门,一路几重重关上,再不把玉奴在他们面前说起。

且说玉奴走得到家,天已微亮,把门一看,见是锁的,却好一个贴邻起早往县前公干,见了玉奴,吃了一
惊道∶「蔡娘子你在何处?害丈夫坐在监里。」

这玉奴见说丈夫在监里,扑漱漱地吊下泪来道∶「奴今要见丈夫,不知往那一条路去?」

那邻居道∶「我今正要往县前,可同我去。」

二人取路而行,一路上,将二空之事,一一说了。不觉已到县前,领他到了牢中,

蔡林见了妻子,吃了一惊道∶「你在那里?害我到此地步。」

夫妻到岳丈家说明此事,以完结案。

把二空各责四十板定了斩罪下放,以待部文。

决判日∶

得双塔寺僧觉空、印空,色中饿鬼,寺里淫狐。

见红粉以垂涎,睹红颜而咽吐。

假致诚而邀入内,真实意而结同心。

教祖抄门,本是登岸和尚。

娇藏金屋,改为入幕观音。

抽玉笋合堂,掸床竟做阳台之梦。

托金莲舒情,绣塌混为巫楚之场。

鹤人风巢,始合关唯之好。蛇游龙窟,岂无云雨之私。

明月岂无心,照婿因而募居不寡。

清风原有意,人宋户而孤女不孤。

并其居,碎其躯,方足以尽其恨。

食其心,焚其肉,犹不足以尽其辜。

双塔果然一塌,两房并做一房。

妇女从此不许入寺烧香,丈夫纵容,拿来一并治罪。

判讫,秋後市曹取决。

那几家受他累的,把他尸首万中碎剐,把他光头登时打得稀烂。

正是∶

只道枷蓝能护法,谁知天算怎生逃。

自古不秃不毒,不毒不秃,惟其头秃,一发淫毒。

可笑四民,偏不近俗,呼秃为师,愚俗反目,吾不知其意云何。【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