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陈瞎子和村里的女人
陈瞎子和村里的女人
陈瞎子其实只有一只眼是瞎的,是小时候爬树掏鸟蛋摔下来,被树枝刮瞎的,左边的脸也被刮开一个大口子,
留下一条丑陋的伤疤,连着瞎眼,不但丑陋,而且令人恶心,四十多岁还没人嫁他,光棍一条好不凄凉。自从在镇
子上开了个杂货店,总算稍微解决了一点性饥渴——镇子里有个洗头房,有小姐在里边为客人洗头,如果客人愿意,
小姐们还可以提供性服务,只是价钱不菲,一次要二百元。陈瞎子开杂货店挣不了多少钱,花二百元出一回马,觉
得不合算,还不如躺在被窝里闭上眼,想象着各种各样的美女,如何脱了衣服上床,把奶子让他啃,把阴道让他插,
想着想着下边硬得不行,一上手,一大股浓精便痛痛快快射了出来。只是每次射完,心里都空得紧,像打了场败仗。

去年夏天,陈瞎子上县城办事,在一个胡同里发现有个小店专卖性具和春药。那些男用性具有的是一只套子,
软颤颤的十分肉感,上边突起两只奶子,下边就是阴唇样的输精口。有的是方方正正的一大块,就像肥膘子,中间
是阴部,无论阴阜,阴唇,阴蒂,都像真的一样,还长着淡淡的阴毛。老板介绍说男人可以趴在上边干。还有真人
大小的性具,充上气,一个裸体的外国女人就活灵活现地鼓起来,两只大奶子摇摇颤颤,掰开大腿,阴部也是真的
一样。可惜这些东西都很贵。陈瞎子看了半天,最后只花了十块钱买了两粒叫「强力丹」的春药。他没女人可操,
只是出于好奇,回来走在半路上,想着春药的作用就为操逼时痛快,手淫吃它大概也很痛快。这样一想鸡巴就硬起
来,就吃了一粒春药,想找个背人的地方痛痛快快撸一把。陈瞎子就把那粒春药吃了。很快全身的血都凝聚到阴茎
上了,觉得阴茎一下涨大了,粗了很多,长了很多,掏出来看看,都被血液憋得发紫了,眼看就要爆炸。陈瞎子憋
得直哼哼,急忙钻进高梁地想自己出火。恰好,看见一只公猪趴在一只母猪背上正在交配。陈瞎子走到近前,两头
猪像没看见他似的,一心一意尽情交配着。陈瞎子本来就要憋不住了,见了这个场面淫火更盛,等到公猪射完精从
母猪阴道里拔出长长的已经软了的鸡巴,他就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鸡巴插进了母猪的阴道。天哪,终于操着逼了,
虽然是母猪的逼,但毕竟是逼呀!他搂着母猪的后胯奋力操着猪逼,母猪居然就让他操,一动不动,快活得直哼哼。
陈瞎子的鸡巴很快在猪逼里爆炸了,只觉得咕嘟一下,接着就是咝咝地往出蹿,天哪,从来没有这样痛快过。精射
完了鸡巴仍然硬着,鸡巴头痒得不行,他知道春药犯劲儿了,便趴在母猪背上继续抽插,插了千八百下,咕嘟一下
又开射了,他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气,咬牙切齿地不停地插着,恨不得把猪逼插穿,但猪逼又深又长,人的鸡巴不像
公猪的鸡巴那么长,怎么 也够不到底。精射完了,鸡巴头还是痒,陈瞎子就继续抽插。直到操得母猪站不住了,
要跑,被他死死搂住后胯不放手,下边两只脚跟着母猪往前挪动,一面吭噌吭噌地操着猪逼,每一下他的鸡巴根都
啪唧啪唧地拍打着母猪的阴门。这一次他干了很长时间才射精,精量不多,射出的全是邪劲。从母猪身上下来,陈
瞎子一身大汗,衣服全湿透了,腿都麻了,脚也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动不了啦。低头一看鸡巴,红糊糊的沾着血,
吓了一跳,以为是把鸡巴干破了。回头看那母猪,阴道口正丝丝拉拉地淌下一条血线来,这才知道是把猪逼给操破
了。但是抹去鸡巴的血,发现鸡巴头也破了两小块皮。晚上回到家,鸡巴还在疼,养了好几天才痊愈。

陈瞎子一次上市场割肉,看见一大块肥膘子,怎么看怎么像性具商店卖的那块假女人阴肉,不觉淫性大发。便
买回来,用刀在肉皮上镞出一个女人阴唇似的口子,手指伸进去捅捅,软颤颤滑溜溜的真像女人的阴道了,虽然他
从没碰过女人的阴道,但他干过母猪,他觉得女人和母猪是一样的。他把被子捆成一个人形的卷儿,再把肥膘子塞
进被子卷的下部,然后脱了衣服上床,趴到被子卷上,硬棒棒的阴茎自己就捅进了肥膘子,闭上眼,天哪,这不就
是操逼了吗!那种感觉手淫简直没法比。陈瞎子在肥膘子上折腾了半天,痛痛快快射了一回。搂着被子卷想,上边
就缺俩奶头了。恰好自己的店里有带奶头嘴的奶瓶卖,并且还有牛奶。陈瞎子起身弄了两只奶瓶,灌满牛奶,把奶
瓶绑在被子卷的上部,用嘴嘬了一下,闭上眼品味,觉得这就是女人的奶头了。鸡巴再次硬起,他又趴到被子卷上,
把鸡巴塞进肥膘子,上边叼住奶瓶上的奶嘴,一边吸奶一边操那肥膘子,感觉更好了。因为已经射过一回,这回他
大干了好几个时辰,直到把两只奶瓶里的奶吸光,才在肥膘子里射空了身子。射完了,陈瞎子起身,掰开肥膘子,
只见自己的精液像一大摊鼻涕,粘糊糊的储存在里面。他觉得扔了怪可惜的,自己的东西应该自己吃了,便用嘴吱
溜吱溜吸吃了,咸滋滋的,滑溜溜的,和粉汤差不多。这块肥膘子,陈瞎子干了两天,有点变味了,心想我再干它
一夜吧。便找出剩下的那粒春药吃了。这一夜,陈瞎子干了多长时间,射了多少精,自己都记不得了,反正是干累
了睡一会,睡醒了接着再干,第二天都起不来了。那块肥膘子被他用春药催得像铁棒一样的鸡巴操得称烂。陈瞎子
把肥膘子用盐水洗净,做了一盆红烧肉,就着酒吃了好几天。吃肉时他闭着眼想:我这是在吃我操过的逼洗头房的
小姐们时常到杂货店来买些零食或小物件,陈瞎子的一只独眼盯着她们半裸的胸脯和包得紧绷绷的屁股,暗地里咬
牙切齿。小姐们似乎看出了陈瞎子的心情,免不了逗他几句。但是一想到二百元钱,陈瞎子肉疼。不过,如果小姐
们买的东西便宜点,陈瞎子对她们动动手脚,小姐们并不反对。有一次一个小姐单独来买东西,又逗陈瞎子,说:
「大哥,这东西要白给我,我亲你一口。」陈瞎子见那东西不值几个钱,就说你拿去吧。小姐就上来象征性地亲了
陈瞎子一下。陈瞎子却一把将她抱住,手就伸进怀里抓住了小姐的乳房狠揉狠揣,下边就要扒裤子。小姐啼啼笑着
不许。陈瞎子火儿已经上来,就紧紧抱住她,将硬得要爆的鸡巴隔着裤子在她屁股上狠狠拱蹭揉搓,两只手从她腋
窝抄过去抓住她两只奶子,只拱了几下,脑袋里嗡地一声,精液便射在了裤裆里。事后照例解开裤子把粘在上边的
精液吃掉。陈瞎子认为射出来再吃进去,就等于没射,身体不受损失。

镇子里有个曾经风流过的女人叫大洋马,曾是有名的破鞋,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人老珠黄,但是风韵犹存,两
只大肥奶子还挺有味道地在衣襟里晃来晃去。据说大洋马年轻时,这两只大奶子迷倒过镇里所有的头头,他们都跟
她有过一腿。大洋马人高马大,一只奶子就能有十多斤。现在人老了,奶子垂下来,从胸脯一直垂到小肚子,一走
路左摇右颤。大洋马没营生干,替人照看孩子。一次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到陈瞎子店里闲坐,和陈瞎子有一句没
一句地瞎聊,孩子在她怀里睡着了。这时有人捎信儿给大洋马,说她家有事让她回去一趟。大洋马把孩子放在陈瞎
子里间屋的床上,让陈瞎子照看一下,匆匆走了。因是夏天,孩子只穿着小背心和开裆短裤,陈瞎子无意间往孩子
大腿间看了一眼,发现这是个女孩儿,淫心顿起。轻轻掰开孩子的大腿,只见女孩的阴部干干净净,光光溜溜,用
手指分开阴唇,里边粉噜噜的。陈瞎子把硬起来的鸡巴掏出来,在女孩的阴部磨擦着,真想一下子插进去,但又怕
孩子逼小,捅坏了怎么办?陈瞎子憋得不行,撩开女孩的小背心,鼓溜溜的胸脯上长着两只小奶头,陈瞎子用舌头
舔着,亲着,心想这奶头将来会长到多么 大,会让多少男人吸吮,下边的小逼儿会让多少男人操进去,往里边
射精。操出孩子后,她的奶子会多么大,奶水会多么 足,又会让多少男人一边吃她的奶一边操她的逼。想着,
陈瞎子一低头,用嘴嘬住女孩的阴部又舔又吮,孩子突然动了动,撒出一泡尿来。陈瞎子将女孩的尿水全喝了。鸡
巴硬得不行了,他又把它贴在女孩的阴唇上磨擦,磨着磨着,精门一松,咕嘟一下喷出了一大股精液,陈瞎子用手
抓住鸡巴,闭着眼用力套动,精液一股又一股地射出来,全射在了女孩的阴唇上和大腿间,粘糊糊的一大摊。陈瞎
子大声小气地喘着,用手指把精液往女孩的阴唇里涂抹,心里想着,这就等于我操了你了。这时外边门响,陈瞎子
急忙提上裤子,用嘴在女孩的阴部连舔带嘬,把自己射在上边的精液吸进嘴里咽下去,把女孩的阴部舔得干干净净,
这才没事似地迎出去。大洋马回来了。问陈瞎子在里屋干什么 呢?陈瞎子说,你咋才回来,那孩子把我床都尿
湿了。

一次大洋马自己来买东西,陈瞎子看着她的奶子说了句:「你不应该叫大洋马,应该叫大奶牛。」大洋马说:
「你馋了,想吃两口儿啊?」陈瞎子说:「你又没奶了,吃个什么劲儿?」大洋马说:「男人和女人睡觉,都要啃
奶子,都是为了吃奶呀?有奶没奶都要啃的。」陈瞎子问:「你这奶子让多少人啃过?」大洋马说:「不是吹牛逼,
至少有三四百人啃过。」陈瞎子被她说上火儿来,凑过去邪笑着说:「那我就啃一口。」说着就关上门,回身抱住
大洋马,掀起她衣襟,捞起一只大奶子就啃了起来。大洋马并不反对。陈瞎子越啃越来劲儿,干脆把她拽进里间屋,
扒了大洋马的衣服,同时也脱光了自己,把她按到床上爬了上去。大洋马一身的皮肉已经松驰了,大概长时间不洗
澡,身上结着汗斑,两只奶子像倒空的口袋,又长又大,原本大红枣似的奶头萎缩成了两个干巴肉丸子,黑黢黢的,
也结着汗垢,而两条大腿也松松垮垮,大腿间的阴唇皱得像块烂抹布,脏兮兮的,而且松松咧咧,足有半尺多长。
但陈瞎子欲火烧心,顾不得这些,只是想着她毕竟是女人。自己还是第一次趴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呢!他咬住大洋马
的一只奶头,下边用手抓着硬棒棒的阴茎往她阴道里塞。大洋马阴道里干巴巴的,陈瞎子塞了几次塞不进去。大洋
马不愧 是花坛高手,往手心呸地吐口唾沫,往自己的阴唇里抹了抹,说:「这回你来吧。」陈瞎子的阴茎再往
里插,一下子进去了。接着就一出一入地干了起来。大洋马松肥的奶子足有一尺多长,陈瞎子叼住就不松口,他先
是趴在大洋马松弛的肚皮上干,后来直起腰骑在她肚子上干,大洋马的奶子叼在他嘴里仍然够长。陈瞎子嘴叼着一
只奶子,手抓着另一只奶子,在大洋马肚子上一颠一颤。大洋马在下边笑说:「你干啥哪,骑马哪?」陈瞎子嘴叼
着奶子呜呜噜噜说:「你不是叫大洋马嘛,我就是骑马哪!」干了一会儿,陈瞎子突然来了狠劲儿,趴下去,用力
撕咬大洋马的奶头,咬牙切齿地说:「我的活妈呀,快点让我吃你的奶呀,我要吃奶,我要吃你的奶呀!」大洋马
也来劲儿了,说:「吃吧,吃吧,使劲吃,咬,使劲咬!」大洋马的奶子饱经风霜,已经麻木了,被陈瞎子用力吸
吮啃咬,终于勾起了当年的感觉,妈呀妈呀地浪叫起来,手抓着自己的两只奶子同时塞进陈瞎子嘴里。陈瞎子闭着
眼,狠狠干了五十多下,大叫一声:「不行了,来了!我的妈呀,我的妈呀……」憋了很久的精液终于咕嘟咕嘟地
射进了大洋马的阴道里。两个人都尽了兴,疲惫地躺下来。大洋马的两只奶子全被陈瞎子揪红了,奶头也红肿了,
有一只奶头根部渗出了血丝。陈瞎子这才觉得嘴里发腥,牙缝里全是大洋马奶子上的汗。

大洋马在陈瞎子这里找回了当年的感觉,很是愉快,不但不要陈瞎子的钱物,还不惜倒贴,时常在家炖一只鸡,
或者焖半只猪头,夜里拿到陈瞎子杂货店里,与他喝酒。喝得兴起,脱了衣服上床就干。干完之后再坐起来喝酒。
他们就赤身裸体地喝着吃着,陈瞎子躺进大洋马怀里,喝一口酒,吸吸大洋马的奶子。大洋马不愧是老手,很会玩
儿,自己抓起一只奶子毫不费力地往上一搂,叼在自己嘴里啃咬吸吮,说自己年轻时来了情绪,经常自己吸自己的
奶子,吸着吸着,下边就淌出水儿来。生完孩子有奶了,因为除了孩子吃,总有男人吃,孩子断奶了,奶水还很足。
有时没有男人,奶涨得慌,她就自己把奶头叼在嘴里把奶吃掉,吃下去的奶又变成奶,如此循环往复,以至无穷。
大洋马还可以把两只大长奶子同时叼在自己嘴里吸嘬。陈瞎子看得兴起,抬手抓过两只奶子也同时咬在嘴里,吱吱
咂咂地吸嘬。大洋马从两只奶子缝里往下倒酒。陈瞎子含着奶子吸着酒,说我的妈呀,这要是奶该多好!大洋马说
我当年有奶的时候,男人跟我睡觉,都是一口叼俩奶子吃我的奶。陈瞎子被她说上了劲儿,抬起身子将她放倒,又
趴到她肚子上干了起来。干累了,躺下睡。睡醒一觉接着干。最多一次陈瞎子一宿干了五回,干得大洋马天亮下不
来床,走不了路了。那以后,大洋马一夜至多让陈瞎子干两三回,陈瞎子再来劲儿,她就用嘴含住他的鸡巴,把里
面的精液裹出来并且吃掉。大洋马认为吃男人的精液可以让女人返老还童。陈瞎子也有干不动的时候,而大洋马却
没尽兴,她就把半尺多长的大逼掰开,把陈瞎子因射精过多而软下来的鸡巴连同卵袋一块塞进逼里,用力裹动,裹
得陈瞎子魂飞魄散,哎呀直叫。大洋马毕竟老了,比陈瞎子大了二十岁,一身松皮老肉,陈瞎子渐渐对她失去了兴
趣。后来竟对大洋马不理不睬。实在憋不住了,才让她来泄一回火儿。

最近陈瞎子发现了一个宝物,是镇长讨的一个新媳妇。镇长已经五十多岁,离了婚,找了这个二十多岁的小女
人,叫小肥,据说是城里一个歌厅的小姐。镇长与她早就勾搭成奸,到了结婚时,小肥的肚子已经大了。过门儿没
几天便生了孩子。小肥皮肤雪白,光滑水嫩,一身肉圆圆满满,两只乳房超常肥大,据说不啻于当年的大洋马。特
别是生了孩子以后,处于哺乳期的她,两只奶子更是天大地大,从肩膀头就开始鼓起来,到了胸脯高高隆起,然后
漫下去,像两座肉山,堆到了肚脐眼儿才到底。身子稍稍一动,奶子便在衣襟里微微乱颤,像两大坨凉粉儿。小肥
的身板很苗条,两只乳房就显得格外突出,不像是长在她身上,而像额外挂在她胸脯上的。小肥裸露在外的脸蛋儿、
胳膊肥肥嫩嫩,白里透红,像是也饱含着乳汁。而胸前的两只涨满了奶水的大肥奶子,随时都有乳汁迸射的可能。
最近她经常用婴儿车推着正享受她的乳汁的孩子,摇颤着大奶子上街散步。男人们一看见她,眼神全都凝住了,她
的胸脯上简直落满了男人的眼睛。小肥逛街总是从杂货店门经过,陈瞎子一看见小肥过来,立刻关上店门,隔着窗
户盯着她,同时解开裤门,抓出硬棒棒的阴茎在手上套动,另一只手拈弄着自己的小奶头,想像是拈弄着小肥的大
奶头,看着小肥摇摇颤颤的两只大奶子来到眼前,陈瞎子嘴里小声说着:「我的小妈呀,快让我咬住你的大肥奶子
吃奶吧,让我大鸡巴插进你的小肥逼儿里射精吧!……」咬牙切齿地全身一阵鼓涌,精液呼地一下射了出来,全喷
到了墙上。小肥突然出现在杂货店里。她渴了,要喝冰镇的草莓汤。草莓汤是装在电动矿泉壶里的,给上电,总是
保持在冰点温度。陈瞎子在矿泉壶的龙头下给小肥接了一大杯草莓汤,隔着柜台看着她喝,眼睛却死死盯住她衣襟
里颤颤微微的大奶子,想象自己叼住一只,正在吸吮她的奶水,硬得要爆的阴茎几乎要撑破裤门挺出来。他把鼓蓬
蓬的阴茎顶在柜台下的板子上,暗中鼓涌着。小肥因为正在哺乳期,不便穿乳罩,两只奶子在薄薄的背心里简直和
裸露的差不多,两只暗红的奶头隐约可见,忽然有一只奶头前面的胸襟湿了,并且越洇面积越大,陈瞎子知道她是
涨奶了,憋不住,奶水自动淌了出来。小肥自己毫无知觉,只顾仰着脖喝草莓汤,陈瞎子受不了啦,真像跳过去,
扯开她的背心,一口咬住她的奶子,大口大口地吸她的奶。这样一想,下边一使劲,天哪,精液咕嘟一下射了出来。
他不自主地哼哼出声。小肥听见了,笑着问他怎么了。陈瞎子咬着牙说肚子疼,遮掩了过去。

正是盛夏,小肥差不多每天都来喝一杯草莓汤。陈瞎子买了一打儿避孕套,事先套在阴茎上,免得弄脏了裤子
还得洗。他还把一件旧棉褥子捆成一卷儿,绑在柜台后面,软呼呼的,阴茎贴上去,感觉和贴在女人的屁股上差不
多。这样,小肥一来,趁着小肥喝草莓汤,陈瞎子就把戴了避孕套的阴茎隔着裤子贴在棉褥子上鼓涌,眼睛盯紧她
衣襟里的大乳房,想象着在吃她的奶,精液就很痛快地射了出来。事后,陈瞎子把避孕套取下来,用嘴含住套口,
一仰脖儿,吱溜一声,咕嘟一口,精液就进了肚儿这天陈瞎子又事先戴好了避孕套,等着小肥来喝草莓汤。小肥却
没来。洗头房的一个姓李的小姐来了。李小姐长得很瘦小,奶子却很大,像两只大海碗,硬撅撅地挺在胸前。陈瞎
子看着,直咽唾沫。就和李小姐套近乎,用语言调戏她。李小姐要买五十多块钱一瓶的香波。陈瞎子说你要让我亲
一下,我白送你。李小姐说可以呀。陈瞎子就关了门,从后面抱住李小姐,两手伸过腋窝要掀衣襟抓奶子。李小姐
不让,说你隔着衣服摸摸就得啦。陈瞎子已经箭在弦上,只好隔着衣襟抓住她的胸乳,后面紧紧顶住她的屁股,吭
哧吭哧地拱动起来。拱了不一会就「妈呀」一声射了。李小姐捂着嘴笑他太狼狈了,拿起香波要走。陈瞎子说别忙,
我给你表演个节目。解开裤子抽出避孕套给李小姐看。李小姐吓了一跳,避孕套里的精液足有半下。李小姐说天哪,
你咋这么多,顶上五个人射的了!陈瞎子说我把它吃下去还能射出来。李小姐说你蒙人,那东西还能循环使用?陈
瞎子说不信你看着。把避孕套往嘴上一叼,一仰脖,吱溜一下喝了下去。李小姐呲牙咧嘴说我的妈呀,多埋汰呀!
陈瞎子这你别管,看我再给你射出来。又从前面抱住李小姐,要亲嘴儿。李小姐躲避着说你喝了那玩意,我嫌你嘴
脏!陈瞎子说那你得让我摸摸你奶子,不然我射不出来。说着一把掀起李小姐的衣襟,扒下乳罩,这才发现李小姐
的奶子其实很小,看样子不够一口含的。外面看着大,全是乳罩垫起来的。但这毕竟是女人的奶子。陈瞎子一口咬
住一只,整个吞进嘴里,用力抽吸,吸得李小姐妈呀妈呀直叫,推着他的脑门想把他推开。但陈瞎子哪里肯放手,
手在她身后死死搂住她的小屁股,再次硬起来的鸡巴隔着裤子顶在她的阴唇部位,猛力拱动。嘴裹着她的小奶子,
鼻子里吭 吭 哧哧。拱一会儿,松开嘴,说声「妈呀,这小奶子太香了!」又裹住另一只小奶子。下边拼命
拱着,上边拼命吸着,嘴巴张到了极限,整个乳盘都含进了嘴里,牙齿啮咬着乳根,脑袋左摇右晃,并向后撕扯,
像是要把李小姐的小奶子给撕咬下来。李小姐疼得直吸气,说行啦行啦,赶紧把你那玩意秃噜出来得啦。陈瞎子又
拱了上百回合,终于妈呀一声长叫,身子不动了,挺了一会儿,享受着第一股精液自动射出来的快感,然后高频率
地大力拱动起来,嘴巴狠狠咬住李小姐的奶子,直到把最后一点精液挤出来才松开她。李小姐厌烦地推开他,揉着
奶子说,你也太缺德了,差点让你给咬掉,瞧这奶头嘴儿,都让你咬破了!陈瞎子累得直喘,从裤子里抽出避孕套,
说你看看,是不是又射出来了?李小姐一看,说怎么 比原来少了?陈瞎子说自来水通过管道还有损耗呢,何况
这东西粘糊糊的,半道儿上能不挂下点儿吗?李小姐一嗤鼻子,已经拿了一瓶香波,又拿了一瓶,转身就跑。陈瞎
子说,哎,你怎么拿两瓶呢?一百多块呀,知道这个我直接操你逼了!

小肥又来喝草莓汤了,她有时推着婴儿车来,有时也自己来。陈瞎子欲火难熬,想出一个主意。这天他买了一
瓶安定药片,碾碎了十多片搅进草莓汤里。中午时分,小肥如期而至。陈瞎子殷勤地接了一大杯放了安定药的草莓
汤送给小肥,小肥喝了,陈瞎子又接了一杯,说这一杯不要钱,算他请客。小肥不好拂他的好意,又喝了一杯。这
时小肥的乳房又洇出奶来,衣襟湿漉漉的,不好意思地笑着说该回去给孩子喂奶了。刚要走,忽然觉得头晕,急忙
在凳子上坐下。身子靠着墙,心想闭一会眼睛稳一稳,结果很快就睡了过去。陈瞎子一见大喜,急忙关上了店门,
搂住小肥晃了晃,小肥毫无反应。陈瞎子迫不及待地掀起小肥的衣襟,天哪,这两大坨肉啊,又白又大,又肥又嫩,
乳汁把乳房的肉皮儿涨得像一张薄纸,一捅就破的样子,两只乳头像两颗红嘴的大粉桃,乳汁正一丝一绺地从乳头
里渗出来。陈瞎子张开大嘴含住了一只,没等吸吮,奶水自动喷进了口腔。天哪,这是奶呀,这是人奶呀,这就是
他梦寐以求的女人的奶呀!陈瞎子含着小肥的奶头就不想松口了,直到把这只奶子的奶水吃到必须吸吮才能出来的
程度,又叼住了另一只奶子。小肥深睡不醒,陈瞎放心大胆地吃着吸着,小肥的奶水太足了,如果挤出来,陈瞎子
估计能有二斤。这时他的阴茎已经硬得要爆炸,随时有自动射精的危险。陈瞎子心想我得忍住。他把小肥两只奶子
里的奶水都吃到必须吸吮才能出来的程度,轻轻的抱起她,将她抱进里间屋放到床上。然后扒光了她的衣服,再扒
光自己的。再一看小肥,激动得魂儿都要飞了。天哪,这才叫女人!小肥的一身肉光溜溜儿的,白酥酥的,水嫩嫩
的,肥呼呼儿的,两只大乳房高高耸起,两条大腿圆溜溜的,掰开大腿再看,天哪,小肥的阴唇藏在隆起的阴阜里,
阴阜则像一只大白面馒头,一根毛也没长,中间微微露出一道嫩红的缝缝,那里就是他陈瞎子即将进入的天堂。不
像大洋马的阴阜,黑黢黢的,皱巴巴的,脏兮兮的,外面长满了已经发白的乱蓬蓬的阴毛。陈瞎子用手指分开小肥
的阴唇,里面是嫩红的阴肉,顶端的阴蒂像一只小奶头,陈瞎子忍不住用舌头舔了一下,接着就将舌头捅了进去,
在里面乱舔乱搅,嘴巴则含住她的阴唇,巴唧巴唧地吸吮着,小肥的阴道里水汪汪的,滑溜溜的,有一股咸里带甜
的味道,陈瞎子吸吮了一阵,下边硬得实在不行了,这才爬上去,一下子趴在小肥肚子上,一口叼住她的一只大奶
子,下边的鸡巴一挺,居然自动地挺进了小肥的阴道。天哪,太好受了,太舒服了,陈瞎子一面大干特干,一面咬
住小肥的奶子吃奶,她的奶水仍然很旺,稍稍一吸就吸出一大口,陈瞎子咕嘟有声地吞咽着小肥的奶水,下边一出
一入,很快不行了,他大叫了一声:「我的妈呀!」呼地一下,精液射进了小肥的阴道。陈瞎子咬牙切齿,一面死
死咬住她的奶子,一面用力抽插阴茎,狠不得把全身的血也射进她的体内。精射完了,鸡巴在小肥的阴道里仍然很
硬,陈瞎子喘息了一会儿,重新大力抽插,这一次他干了大约两千多下,精门再次打开,陈瞎子狂了,将身子高高
抬起,狠狠落下,拍击着小肥的肚皮啪唧啪唧响,阴道里面则咕唧咕唧响,直到射完最后一滴精液,陈瞎子哼唧着,
眼泪鼻涕全淌了出来。

陈瞎子射完精,意犹未尽,鸡巴仍在小肥的逼里含着,嘴里仍然叼着小肥的奶子,连打了几个奶嗝,觉得肚子
里已经装满了小肥的奶水。他拔出阴茎,坐起来缓缓身子。抚摸着小肥的身子,爱不释手。他揣着小肥的奶子,用
手指捏住奶头一挤,还有奶水喷射出来。他想这小女子真是奇了,奶这么足,难怪镇长宁肯犯错误也要娶她呢。陈
瞎子躺下,搂着小肥休息了一会儿,这才想起还没亲过她。便抬起头嘬住她的樱桃小嘴,用心用意地亲了好一阵,
又亲她的额头,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下巴,她的脖子,她的肩膀,她的胳膊,她的腋窝,她的整个乳房,她
的肚皮,她的肚脐,她的大腿。亲到阴唇,陈瞎子恨不得把嘴巴全塞进小肥的阴道里去,吱吱咂咂用力吸吮,把自
己射进去淌出来的精液全吸吃了。接着又亲她的小腿,她的脚趾,她的脚心,她的小腿肚子,反过来又亲她的屁股,
掰开屁股亲她的屁眼儿,往上亲她的后腰,她的脊背,再回来亲她的整个乳房。他从乳根往上舔,舔到乳头上又一
口含住,用力往嘴里吞,直想把整个奶子都吞进去,但是小肥的乳房真是太大了,肥连连的,软颤颤的,嘴都撑到
了极限,也只能吞进乳头周围的乳晕。小肥的乳晕足有小碟那么 大,呈粉红色,不像大洋马的乳晕是黑的,而
且像她的阴部一样,也是皱巴巴的。陈瞎子吞咽着小肥的乳房,奶水继续不断地涌进口腔。他想起大洋马说的她年
轻时有奶,男人和她干事,都是一口叼住她两只奶子吃奶。他试着也要同时叼住小肥的两只奶头,但是小肥的奶子
太大太肥,奶盘向两边撑开,两只奶头怎么也合不拢。他只好一只一只地吃。他觉得他已经吃得太饱了,都吃不下
去了,但他舍不得这说香不香,说甜不甜,说腥不腥的奶水。小肥的奶水像强心剂,又像兴奋剂,又像壮阳用的春
药,刺激得陈瞎子阴茎再次硬起来。这回他不那么 急了,他握着阴茎在小肥的脸上磨擦,磨着磨着,一下子插
进她的嘴里,天哪,小肥的嘴巴就像她的阴道,滑溜溜的,陈瞎像操她的逼那样操起她的嘴来。小肥唔唔嗯嗯地叫
了两声,陈瞎子怕她醒过来,急忙拔出阴茎,又插进她的腋窝,也像操逼那样抽插了一阵。然后用阴茎磨擦她的乳
房,把阴茎放在小肥的乳沟里,用两只大肥奶子包住,一出一入地干她的奶子。陈瞎子对阴茎说:「小兄弟,你也
吃口奶吧。」用阴茎挤压小肥的乳头,压出奶来,用阴茎使劲按揉,在阴茎头上涂满了奶汁。陈瞎子又忍不住了,
把小肥扳过去,让她侧身躺着,从屁股后面把阴茎塞进阴道,天哪,这种感觉太新奇了,小肥肥嫩的大屁股紧贴着
他的鸡巴根子,舒服得他要死,他一撅一撅地操着她,每次鸡巴根子都狠狠拍击着她的大肥屁股,软颤颤的又白又
嫩的大肥屁股啊!陈瞎子拔出鸡巴,勾回头,在她的屁股上连啃带嘬。然后又把她放平,再次趴到她肚子上,从前
边插进她的阴道,同时嘴已经叼住她的奶头。这一次他稳稳当当地干着,一面干一面研究她的奶头,一会将奶头吞
进嘴里,一会用牙齿轻轻咬她的乳肉,还把她的奶头用牙叼住,抻起来,另一只手则使劲揉搓着她的另一只奶子。
小肥的奶水仿佛无穷无尽,任陈瞎子怎么 吸吮也吸不干。他一面不停地用鸡巴狠操她的小嫩肥逼儿,一面挤她
的奶水玩儿,挤出来的奶水汪在她的乳窝里,陈瞎子再把奶水舔吃掉。这样连玩再干,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陈瞎
子又上劲儿了,他趴在小肥肚子上,咬住她的一吸奶子,闭着眼,下边猛力抽插。嘴里哼哼唧唧,咬牙切齿地小声
叫着:「我的小妈儿啊,我的宝贝儿啊,我要操死你,我要把你的小嫩逼儿操烂乎了,我把你操死,把自个儿也操
死!你个小婊子,小臊逼儿,小破鞋,小养汉老婆,小卖逼的,你可把我想死了,可把我憋死了,把我馋死了,我
要吃你的奶,我要吃你的肉,我要喝你的尿,我要喝你的血!小臊逼儿呀,大奶牛啊,我到底操着你的逼了,到底
吃着你的奶了,让你的奶撑死我得啦,让你的逼裹死我得啦,我要把一辈子的精都射进你逼里,我要再给你操出一
个孩子来,再有孩子我还一面操你一面吃你的奶呀!天哪,妈呀,太好受了,这咋这么好受啊,舒服死我了,累死
我了。我累死在你肚子上得啦。我把全身的血都射进你肚子里得啦!老妹儿呀,小媳妇啊,我的大鸡巴套子,你咋
这么 好啊,你这奶子咋这么大,这么 肥呀,你奶水咋这么足啊,你小逼儿咋这么 嫩啊,我的妈呀,要
死了,我要死了,天哪,不行了,不行了,来了,来了,我要出熊了,我要射精了,哎呀哎呀,哎呀哎呀,我的妈
呀,我的妈呀,快快快,小臊逼儿,快顶住,快顶住啊,来了,出了,射了,啊!啊!啊!啊!啊………」陈瞎子
用力咬住小肥的奶子,又一次射精了,因为已经射过两回,这一次的精量不大,射出的更多的是一股邪劲,所以他
抽插了很长时间,直到鸡巴软在小肥阴道里,才瘫了似的趴在小肥肚皮上不动了,他也动不了啦,浑身像散了架子,
骨头都酥了,一滩泥似的软在小肥肚子上,一歪脑袋昏了过去,但嘴里仍然叼着小肥的一只奶头本来,陈瞎子休息
一会儿,还可以在小肥身上发泄一回,因为小肥的乳房很快又涨满了奶水,只要他吃上几口奶,在这美丽丰满的处
于哺乳期的少妇的奶水滋养下和刺激下,他的邪劲会再次发作,说不定这一次真会把小肥操死,或者把他自己累死。
可惜陈瞎子昏了过去,其实是睡了过去。因为事后经医院医生检查,小肥的乳汁里含有大量的镇静剂成份,陈瞎子
是因为吃多了小肥的奶水才昏睡过去的。小肥先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肚子上趴着一丝不挂的陈瞎子,自己也是赤身
裸体,两只奶子因为奶水被吸光,松软下来,奶头被咬得红肿了,隐隐作痛,乳房上布满了青里透紫的齿痕。阴道
也隐隐作痛,她推开陈瞎子,坐起来,阴道里咕嘟一下淌出了一大摊粘糊糊浑白的精液,那么多,比镇长十回射的
还要多,心想这老光棍儿把攒了半辈子的精液全射进自己肚子里了!再看陈瞎子,已经昏睡不醒,打着响亮的呼噜。
小肥又惊又吓,赤身裸体地跑出去,大喊救命。

陈瞎子在昏睡中被戴上了手铐。因为镇长气得要疯要死,陈瞎子被判了长刑,以后漫长的铁窗生涯中,他只能
想象着这次在小肥身上得到的满足,用手自己解决那种欲望了。不过操了一个那么肥那么嫩的小逼儿,吃了那么多
香甜的人奶,一面吃奶一面射精,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他陈瞎子得到了。所以他真的很满足。心里满足,
身体却不能自主,入狱以后,陈瞎子先被憋得不行的狱友捅了屁眼儿,后来他也捅了狱友的屁眼儿,但是那种感觉
一点也不舒服服刑一年后,监狱为了创收搞改革,建了监狱招待所,允许家属探监时与犯人同吃同住,但是价钱不
菲,一顿饭要一百块钱,住一宿要二百块钱。这时陈瞎子看着其他犯人家属来探监,同住一夜后眼里有神,脸上有
光儿,羡慕得不行。自知光棍一人,无人搭理,王八钻灶——憋气又窝火。忽然有一天,大洋马来了。监狱方明知
他们不是夫妻,为了创收,也让他们同住了。一进房间,陈瞎子就迫不及待地搂住大洋马,嘴里哼哼着说:「哎妈
呀,不行了,不行了,可憋死我了!」大洋马说:「别着急,等我把衣服脱了。」刚解开裤带,陈瞎子就把鸡巴从
大洋马屁股后边插进了她的阴道。大洋马的阴道还是干的,但陈瞎子憋得日久,硬得不行,居然一下子捅了进去。
还没等大洋马有所反应,陈瞎子捅了几下就射了。大洋马抱怨说:「完了完了,没过瘾你就跑了。」陈瞎子咬牙切
齿地说:「我还有,我有的是,我还要操!」两个人全脱光了上了床,陈瞎子一下子扑到大洋马身上,连啃带咬。
俗话说监禁三年,老母猪赛貂蝉!在陈瞎子眼里,大洋马无比美丽,她那松软的大奶子十分性感,奶头上汗垢也有
滋有味,他恨不得一口把她奶头咬下来吃下去。她的阴唇也充满魅力,虽然还是皱巴巴脏兮兮的,他却满怀激情把
嘴巴贴上去,吻她的阴唇,舔她的阴蒂。他把已经射过精但仍然硬着的阴茎一下子插进去,上边一直叼着她的奶头,
奋力操起来。大洋马被陈瞎子的激情感染,很快也来劲儿了,在底下说:「早知今日,何必干那个小臊逼儿,结果
落到这个地步。你要一心和我干,干到死也没事。」陈瞎子哭了,一面哭一面叼着奶头撕咬吸吮,一面在下边猛抽
猛插,说:「谁也比不了你,你才是我的宝贝,你才是我的小妈儿,小妈呀,快,让我吃你奶,让我操你逼,让我
死在你身上吧!」大洋马也浪声浪气地说:「操吧,使劲操,你给我操出孩子来,你就有奶吃了。」很快,陈瞎子
再次射精了。这回完事,大洋马心疼地把他搂在怀里,像哄孩子似地抓起一只奶子塞进他嘴里,一手拍着他,说:
「你累了就睡一会儿,大长夜的,有你操的。」陈瞎子叼着大洋马的奶头真睡着了。大约两个小时后,陈瞎子醒来,
揉揉眼睛,哼唧着说:「小妈儿,我要吃奶。」大洋马立刻把一只奶头送过去。陈瞎子用力一咬,大洋马叫了一声
:「咬疼了,你想把它咬掉啊?」陈瞎子说:「对,我想把它连根咬下来,带回监舍去慢慢吃。」大洋马说:「真
咬掉了,看你以后还吃啥。」陈瞎子说:「以后你还能来吗?」大洋马说:「以后我一个月来给你送一回奶,取一
回你的精。这样你就满意了吧?」陈瞎子一下子哭了,说:「大洋马,我的姐呀,我得怎么感谢你呀?」大洋马说
:「你就一个月操我一回就行了。」这时,隔壁传过来哼哧哼哧的呻吟声、吱吱咂咂的吸吮声和啪唧啪唧的拍击声,
显然也是在操逼吃奶干事儿呢。陈瞎子一听又来劲了,想趴到大洋马肚皮上重新开操。大洋马却拦住了他,说:「
这回我侍候侍候你。」说着在陈瞎子身上上上下下亲吻起来,亲遍了他的全身,最后含住了他的阴茎,用嘴一撸一
撸地吸吮着,就像他吸吮他的奶头。陈瞎子从没体验过这种感觉,舒服得哎呀哎呀直叫,用手抓住大洋马的奶子,
同时把嘴巴贴上大洋马的阴部,又亲又舔。大洋马也舒服得哎呀哎呀叫起来。突然,大洋马的阴道里呼地一下涌出
一股带有香水气味的液体,陈瞎子一点不丢地全吃进了肚里,与此同时,陈瞎子精门控制不住,身子一松,喊了声
:「我的妈呀,要跑了!」大洋马仍然含着他的鸡巴不松口,呜呜噜噜地说:「射吧,射吧,射进我嘴里,我把它
全吃了。」陈瞎子放开精门,咕嘟一下,头一股精液射了出去,接着不等他射,大洋马用嘴一吸一吸的,把剩余的
精液全吸出去了,吸进了自己嘴里,并且咕嘟有声地吞咽下去。陈瞎子舒服得要死要活,翻翻乱滚,大洋马就是不
松口,吸个不停。直到把陈瞎子的精液全吸光了,她还在吸着。陈瞎子觉得全身的血都让她吸空了,阴茎头精赤溜
的受不了啦,一迭连声地告饶,大洋马才吐出出完熊已经软了巴唧的阴茎。这一次完事,他们搂着睡了,陈瞎子仍
然叼着大洋马的奶头。下半夜醒来,陈瞎子再次趴到大洋马的肚皮上重新开始战斗。到天亮他又操了大洋马三回。
大洋马的阴道都被他干肿了,奶头更是红肿得像哺乳期时一样。临别,陈瞎子依依不舍。大洋马说放心吧,一个月
后我就给你送一个月后大洋马果然来了。大洋马像换了个人,脸上光光鲜鲜的,打扮得年轻了十多岁,而且身子也
圆呼起来,两只奶子还那么长,但是圆了,肥了,松松垮垮的屁股也圆了肥了紧绷了。陈瞎子如鱼得水,一进招待
所房间就撕衣掳带。脱光的大洋马,身上长了很多肉,也白净了,两只奶头挺起来,又像大红枣了。陈瞎子不由分
说上去就咬就干,连干了两把,射了两回,才想起问大洋马怎么有这么大的变化?大洋马浪声浪气地说,还不是让
你给干的。女人这东西,没有男人操她,就老得快,干巴得也快。让男人一操,就来神儿了。陈瞎子说等我出狱后,
我天天操你。大洋马说不用你出狱也有人操。陈瞎嫉妒地问谁操你?大洋马告诉他说有五个老头和两个小伙。陈瞎
子说小伙谁愿意操你这老逼?大洋马说是南方过来打工的,憋得没招,老母猪都想操,何况我是人,还有两个这么
招人儿的大奶子。陈瞎子说你为什么不等着上这儿来让我操你呢?大洋马说我等得了吗?陈瞎子说那些年没人操你
你咋挺过来的?大洋马说女人这玩意没人操不想,一旦让人操了就上瘾,逼越操越活泛,奶子越揉搓越肥嫩,人也
越操越年轻。明儿没准儿我真兴给你生个孩子出来,那时候你就有奶吃了。陈瞎子说你让那么多人操你,生出孩子
指不定是谁的呢。大洋马说要是你给我操出孩子来,我有了奶,你吃就没意思了,听操过我的那些男人们说,他们
谁也不愿吃自己老婆的奶,都想吃别人老婆的奶。陈瞎子气得咬牙切齿,说我他妈的给你咬下来,你没奶子了,我
看谁还愿意操你?说着又将大洋马放倒,扑到她身上,将鸡巴先塞进她的逼里,上边就一口咬住她的奶头,用力撕
咬。大洋马却痛快得不行,哎呀哎呀地叫着,下边的淫水一股一股地往外蹿,刺激着陈瞎子的鸡巴头儿,好受得他
直翻白眼儿,忘了大洋马被人操的碴口儿,只顾大干特干,很快又射了出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