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超市办公室
超市办公室
刘明连绿帽子都没得带了,他老婆直接提出离婚,而且他疼爱有加的女儿也兴高采烈的跟着妈妈搬去了那个小
老板家住,而且跑了几趟派出所改了姓。

刘明气的肚子疼,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只是个超市保安,虽说坐到队长的位置,也没几个钱,老婆带着女儿
投奔当了小老板的初恋情人,刘明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他恨也只能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

再郁闷也得上班,刘明每天还是按时到超市,带着止损队再超市里巡查。

快到中午的时候,一个队员抓了一个女中学生,她偷了一个进口的口红,价格不高不低。

刘明查了查价格,骂道:「偷这个,派出所也不管,咱也没办法,关到晚上放了吧。」

队员把那个女学生关进了刘明办公室旁边的一个放清洁工具的小屋子里。

下午人渐渐多了起来,刘明带着队员忙了起来。

突然,超市电梯那里有人喊叫起来。刘明他们赶紧冲过去,原来是一个粗心的妈妈带着孩子购物,孩子自己跑
去玩电梯,夹到了手指。

好在营业员及时发现,关掉电梯,可孩子的手也受伤了。

孩子妈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手足无措,值班经理跑过来说:「别等了,赶紧送医院!」

店里一时也抽不出人手来,值班经理看看刘明,刘明点点头,抱着孩子,出门打了个车直奔医院。

经过医生处理,孩子手没有大碍,缝了好多针,以后肯定会有疤痕,但不会影响功能。

在医院一直忙到很晚,孩子留园观察,经理也来了,出于人道,结算了医疗费用,可孩子妈不依不饶,狮子大
开口,要让超市赔偿20万,还叫来了记者。

经理和刘明跟孩子妈进行了一番讨价还价,最后答应赔偿2万元,息事宁人。

两人从医院出来,刘明累得够呛,也气的够呛,电梯有危险,那上面警示牌子挂在那里,自己不照顾好孩子,
还讹诈超市。

经理也很生气,出了这种事,经理肯定要收处分扣奖金,两个人找了个小店吃了晚饭,还喝了点闷酒。

经理回家了,刘明还得回超市值班。

刘明赶回超市,满头是汗,又累又乏。

超市已经打烊,几个值班的保安正在检查门窗,刘明打了个招唿,回到办公室。

抽了根烟,刘明就准备休息了,偌大的一个超市空空荡荡的。

刘明想起老婆女儿,又想起那个只顾着要钱的受伤孩子的妈,刘明撇撇嘴心里想现在的女人怎么都这个样子。

刘明拿起个苹果,拿着刀子削皮,无意中抬起头看到自己办公室隔板上挂着一个女明星的广告照片,女明星对
着刘明搔首弄姿的,刘明心里一阵厌恶,苹果也不削了,抬手小刀飞了出去,正扎在照片女明星的下身,刀尖深深
的钉了进去,刀把还在那里嗡嗡的颤抖着。

刘明冷笑了一下心里说:女人,仗着下面长个骚逼,到处欺负人。真他妈的可恶。

刘明靠在自己的椅子上,长长叹口气,把消了一半的苹果随手放在桌子上,这一下,刘明一眼瞥到了桌子上放
着一根崭新的亮晶晶的口红。

刘明勐然想到隔壁杂物房里还关着个女学生呢。

刘明吓了一跳,这女娃关了这么久,大家都忙忘了,得赶紧放了,要不算非法禁锢,自己还要背责任。

刘明蹦起来,拿钥匙开了隔壁房间的门,探头一看,那个女学生四肢岔开的躺在杂物箱子上,睡着了。

刘明气个半死,正准备上去一脚踢她起来,一低头看到女学生微微岔开的腿,刘明心里一动,没有惊动女生,
慢慢的蹲下身子,从她两腿间望了进去,在裙子深处,刘明看到了一条白色的内裤,不过裙子隔光,看不很真切,
就这样让刘明大脑嗡嗡的响了起来。

自从老婆跟她初恋情人恢复联系后,刘明就没再碰过她,也没有碰过别的女人,憋了好久的刘明一下邪火就涌
上心头。

这个大超市里,现在就他跟这个女学生了,可以说刘明强奸她,她叫破嗓子都没有人听的到,其他守夜的兄弟
都在外线,刘明可以为所欲为的。

不过刘明无论如何是没有胆子强奸这个女学生的,不过调戏调戏她还是可以的。

刘明用脚踢踢她,女学生一下惊醒了,看到穿着制服的刘明,赶紧站了起来。

装作很担心很无辜的可怜样。

刘明看着心里就生气,偷东西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现在装可怜,哼,来不及了。

刘明说:「你跟我出来。」

女学生低着头,跟着刘明从杂物间出来,进到刘明的办公室,刘明说:「这是第几次偷了?」

女学生说:「第一次,第一次。」

刘明想诈她一下,使劲一拍桌子,厉声说:「说实话!」

女学生被吓的一哆嗦,结结巴巴的说:「第三次,第三……次。」

刘明楞了一下说:「前面都偷什么了!」

女学生说:「化妆品……」

刘明看着女学生哆嗦的样子,满足感悠然而生。觉得自己终于像个人了。

刘明说:「你穿着校服,那个学校的?」

女学生说:「2中的……」

刘明说:「你挺厉害呀,给你两条路选,送你去派出所,还是让学校领导领你回去?」

女学生立刻给刘明跪下,哀求的说:「大哥哥……哥,千万别送我去派出所呀……」

刘明说:「让学校领你?」

女学生使劲摇头说:「不要……不要……我会被开除的……」

刘明恶狠狠的说:「那你说怎么办吧。」

女学生低头说:「大哥,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刘明气哼哼的问:「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女学生说:「就我和我妈。」

刘明说:「你爹呢?」

女学生说:「跟我妈离了……」

刘明一听就更火了,心想肯定是攀高枝,抛弃老公的。

刘明说:「打电话,叫你妈来!」

女学生还在犹豫,刘明说:「赶紧打,不打就送你去派出所。」

女学生赶紧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那头一个女声问她干嘛还不回家,声音挺严厉。

女学生还没回话,刘明抢过电话说:「我是XXX超市的保安,你女儿在我们这里盗窃,被我们抓住了,你过
来处理一下。20分钟不到,我们就送她去派出所了。」

说完刘明立刻挂上电话。拿了张纸,递给女学生说:「把你作案过程写一遍,在写份检查!」

女学生拿着纸笔,可没有桌子写字,刘明指指他平时喝功夫茶得茶几说:「把那个托盘搬开,蹲那边去写!」

女学生乖乖的把功夫茶茶具移开,蹲在茶几边上写检查。

刘明点根烟看着,他是故意让她蹲那里写的,这样刘明可以从正面看到蹲着的女学生学生裙内的风光。

刘明把椅子转向女学生,哈着腰很直接的盯着蹲在自己面前隔着一个小茶几的学生妹,正面的角度能看的很清
楚,不过还是有些暗。

刘明随手抄起自己巡夜时候用的一个大手电,对着女学生脸就照过去,明亮的手电光晃着了女学生的眼睛,她
本能用手挡着,刘明把手电光往下移动,照着女学生的胸,女学生也不敢乱动,刘明的手电光划过茶几,直接照着
女学生的裙底,刘明瞪大眼睛往里瞧着,这回是太亮了,自己都晃眼,还是看不清楚。

刘明有些恼火,关了手电,刘明扭头看看桌上的口红,灵机一动说:「对了,你是不是就偷了这个?」

女学生抬头看看刘明点点头。

刘明说:「不信,我要搜身!」

女学生脸上露出了一些惊恐的表情,说实话,刘明还真不敢搜她,如果动手动脚让她反咬一口,刘明也害怕。

刘明说:站起来,把口袋翻开!

女学生老老实实的站了起来,把口袋翻了出来,里边空的。

刘明咬咬牙,厉声说:「把衣服撩起来!」

女学生有些害怕,双手护着胸,没动。

刘明伸手拉了她衣服一下,恶狠狠的说:「撩起来!」

女学生哆嗦着把衬衫的下摆往上拉了拉,露出了平摊的小腹,刘明说:「再往上!」

女学生无奈的把衬衫又往上拉拉,一对包裹在白色文胸的乳房露了出来。

刘明盯着看,自己鸡巴都硬了,不过他不敢动手,用手电捅捅那学生的乳房说:「这奶罩是不是从我们这里偷
的?」

女学生微微侧身,避过了手电说:「不是,不是,是买的。」

刘明点点头说:「放下来。」

女学生长出一口气,放下衣服。

刘明接着说:「裙子!裙子撩起来!」

女学生低头不动,刘明一拍桌子说:「你还害羞!偷东西怎么不害羞了!」

学生吓的勐一哆嗦,微微弯腿,伸手把裙子撩起一些。

刘明看到了她两条雪白的大腿,口水都快下来了。

女学生手不动了,刘明又是一拍桌子:「往上!我说停才能停!」

女学生慢慢的把裙子往上拉,一直拉到腰间,整个裤衩都露了出来。

白色的棉质紧身三角裤,严丝合缝的包裹着女学生的下腹,在最下端那里微微有些褶皱,看的刘明心里痒痒的。

刘明说:「转个圈,看看后面有没有东西!」

女学生慢慢的转了个圈,包裹着内裤的屁股也展露给刘明。

刘明点点头说:「是没有了。」

女学生刚要松手,刘明说:「拉着,就这么站着!」

女学生无奈着拉着裙子,露着裤衩站着刘明面前。

刘明伸手拿了跟烟点上,舒服的抽了一口,眯缝着眼睛靠在椅子背上,欣赏着女学生裙下的风光。

女学生低着头,老老实实的站在刘明面前。

刘明烟还没抽完,对讲机响了起来,一个巡视外线的弟兄说:「队长,有个女的找你,说是那个女娃的妈。」

刘明说:「你开门,让她进来。」

弟兄答应一声,开了超市门,让女学生的妈进来。

过了一会,有人敲门,刘明挥手让她放下裙子。

女学生赶紧放下,还用手捋了两下。

刘明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妇女,40多岁,穿着件黑色的西服套裙,整个人看上去倒是文质彬彬的,有几分
书卷气,皮肤还算好,刘明指指女学生说:你是她妈?

妇女点点头,刘明说:「进来吧,你女儿今天在超市盗窃贵重化妆品。被监控拍下来,也被我们保安抓到了。」

妇女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刘明指指桌上的监视器说:「要不要给你看看录像?」

妇女摇头说:「不用看了,不用看了,我相信你们,是她的错,是她的错。」

刘明说:「经我们审问,她这是第三次作案了。盗窃的商品价值已经打到立案的水平,我们打算送她到派出所。
叫你来就是通知你一下。」

刘明身上要拿电话,妇女赶紧过来按住刘明的手说:「大哥,大哥,商量商量。别报案,别报案。」

刘明冷冷的看着妇女说:「怎么能不报案,事情已经发生了。」

妇女局促的说:「我们认罚,我们认罚行么?」

刘明火一下就上来了说:「认罚?怎么罚,你有几个臭钱就能偷东西?有钱你为啥不买要偷?」

妇女哀求道:「大哥,你行行好,只要不去派出所,您怎么处理都行。」

刘明瞟了妇女一眼,心里话说:女人为了利益,真是啥都肯干,真不要脸!

刘明说:我们不是执法单位,我们没有罚款的权利。

妇女伸手从包里掏东西说:「大哥,这些钱您留着喝茶,饶她一次吧。」

刘明起身按住她的手说:「你想贿赂我?砸我饭碗?」

妇女摇头说:「不敢,不敢,就是意思一下,您就放过她吧。」

妇女还要掏钱,刘明使劲按住,两人纠缠了一下。

刘明看这个女人也是比较老实软弱的,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把嘴巴凑到妇女耳朵边上说:「我不要钱,我
要人!」

妇女一下愣住了,有些手足无措,刘明绕到她背后,凑到她耳边说:「你让我乐乐,我就放了她,把录像也删
了,案底全消了。」

妇女看看女儿,身子一下松了下来。

刘明鼓起勇气,从后面搂住了妇女的腰,把半硬的鸡巴使劲贴在了女人的屁股上。

妇女明显的感觉到了刘明的硬度,本能的躲避一下,身子侧了过来。

刘明低声问她:「为了女儿是不是啥都愿意做?」

妇女看看女儿,微微点点头。

刘明手一抬隔着妇女的西服套装揉搓着她的乳房,妇女耸肩抬臂想挣脱开来,刘明低声说:「从了我,我把录
像也删了。」

妇女无奈的看看女儿,看看桌上那台监视器,手臂放下来哀求的说:「大哥,别,别在这里好么。」

刘明揉着鼓鼓囊囊的乳房笑道:「出去那里都是摄像头,就这里安全。让你女儿看看,也是给她个教训。」

刘明揉着妇女的胸对女学生说:「你,抬头看看,就是你,让你妈这样。」

女学生微微抬起头,妇女赶紧伸手推推她,让她转过去,刘明一把抓着学生的肩头说:「不许转头!」

妇女又推推她,女学生斜眼瞟了刘明的一双大手在她母亲胸前揉搓着,无奈的想转头,刘明一声怒喝:「看着!」

女学生吓的一哆嗦,只能抬头看着母亲被刘明搂在怀里上下乱摸着。

刘明把妇女的衬衫往上推推,奶罩扒下来一些,手往里一探,捏着妇女一边的乳房拉了出来,妇女的乳房很是
丰满,但也有些下垂了,奶头也有些黑,不过刘明还是贪婪的捏摸着,动作很大,妇女被捏的很疼,想躲开可一弯
腰,屁股又贴在刘明的下腹,两人挣扎起来。

刘明占领了妇女的两个乳房,握在手里体会着她的体温和柔软,看着她女儿惊恐无奈的表情,心里那种报复感
让他无比的满足,他脑子里觉得他再当着自己女儿的面玩弄背叛自己的老婆。

刘明一只手勐地从前面掏进妇女的筒裙里,摸着包裹在丝袜内的柔滑的大腿,接着又往上扣摸着,手已经毫无
顾忌的抠到丝袜和内裤下妇女的阴部,妇女拼命弯腰,已经顾不得身后刘明的鸡巴顶在屁股上了,只是想躲开刘明
从前面袭击的大手。

女学生害怕的蹲在了地上,刘明掏摸的很是兴奋,又命令女学生抬头看着,在她注视下,刘明一下蹲在了妇女
背后,双手拉着妇女的丝袜和内裤往下一拽,妇女的大屁股瞬间露了出来。

她惊叫一声,扭身想躲开,可是刘明办公室很小,身体被办公桌挡住了,刘明身体贴了过来,妇女使劲挣扎着,
刘明从侧面反身搂住了妇女的腰,控制住她的身体,就在女学生面前扒开了妇女的屁股,把露出来的阴道口对着女
学生的脸说:看,看看,抬头,看看你妈妈这里跟你一样不?

女学生看了一眼赶紧扭开头,已经羞愧之极的妇女有一种想夺门而出的感觉,挣扎着往外挤,刘明环抱着她的
腰使劲一拉,两人倒在了椅子上,妇女赤裸的屁股坐在刘明的大腿上,刘明手从前面一下摸到了妇女的阴道,两根
指头狠狠的抠了进去,妇女被抠的身子僵直的挺了一下,然后无奈的放弃了逃跑的念头。

刘明看着女学生说:「看,因为你的行为,你妈的逼在我手里,以后还敢不敢了?」

女学生使劲摇着头,妇女挣扎起来像推开女儿,不让她看自己屈辱的样子,刘明也跟着站起来,伸手拉开自己
裤子的拉链,伸进去掏出了裤衩里的鸡巴。

拽着妇女说:「来,过来,为了女儿的罪过,你知道该干什么。」

妇女想躲也躲不开,拼命缩着身体,刘明一把拉住了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按向自己的下身。

妇女心想要是能用嘴满足他比被奸污好很多,于是顺从的蹲倒了刘明面前,主动的用手握住了刘明的鸡巴,张
嘴含住了他的龟头,刘明还没洗澡,用了一天的鸡巴汗味尿味很难闻,妇女强忍着舔吸着刘明的鸡巴,这下刘明的
鸡巴在妇女嘴里完全硬了起来,刘明舒服的哆嗦了两下,不过妇女舔的很浅,刘明不是很过瘾,双手插进妇女的发
髻后面的头发里,固定住她的头,使劲耸动着屁股,把鸡巴往她嘴里捅进去。

妇女被捅到了喉咙,口水溢出,闷咳两声,嘴角鼻孔都喷出了口水,难受之极,可是刘明还是不断的一下一下
往里捅着,妇女难受的想躲开,可头发被拽的生痛,无奈的蹲在那里承受着刘明的冲刺。

女儿想扭头不看妈妈的惨样,刘明一边哼哼一边说:「不准转头,看着,你这丫头也有过男人了吧,不是处女
了吧?看着就是个小骚货,中学生用什么化妆品。」

妇女不断的闷咳着,难受的她已经没有了思绪,只是希望刘明能快点完事。

终于刘明已经不满足妇女的嘴巴了,把鸡巴从她嘴里拔了出来,妇女差点跪倒在地,单手扶着地,大口大口的
喘息着,刘明看着涂满妇女口水的鸡巴,勐的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双手一推,妇女就伏在了办公桌上,刘明从背后
压上去,鸡巴从妇女两腿间狠狠的捅过去,口水的润滑让刘明毫无阻碍的进入了妇女的阴道。

刘明扭头对目瞪口呆的女学生说:「操进去了,老子操进去了,老子操你妈的逼里了,看着,不许闭眼,看着。」

妇女明显的感觉到了刘明的侵入,粗壮的阴茎毫无停留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带了的肉体上的刺激勐烈的冲击着
她的大脑,女儿的注视混着着被陌生男人侵犯带来的强烈的屈辱感被转换成为了一种更为强烈的快感,她的思维以
及完全混乱了,忍不住张嘴长长的啊了一声。身体以及完全瘫软在了桌子上,全身就靠着脚下的一双高跟鞋撑着才
不会滑倒。

刘明看女人反应很强烈,自己像得到嘉奖一样,把鸡巴拔出一大截来,然后又狠狠的顶进去,一下一下的抽插
着,每一下都能让女人呻吟一声。

那个女学生注视着母亲在男人身下承受着被侮辱的无奈的表情,自己竟然也兴奋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

刘明扭头看着脸有些发红的女学生说:「看着,对,瞪眼看着,就是因为你,你妈被不是丈夫的男人插,高兴
了吧?」

妇女被插的已经阴道大量分泌粘液了,不断的随着刘明的抽插呻吟着,声音让刘明越来越兴奋,鸡巴摩擦出的
快感让刘明头皮发涨,嘴唇发麻,眼前一黑,鸡巴一阵狂跳,憋了半年的精液勐的喷进了妇女的阴道,妇女挣扎的
想起来,刘明按住妇女的身子,自己先慢慢直起身体,让鸡巴继续在妇女的阴道里泡着,直到最后一滴精液也流出
身体。

刘明才慢慢的拔出鸡巴,舒服的长出一口气。笑道:「操你妈,小逼还挺紧的。」

刘明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纸盒,拽处两张纸,擦擦鸡巴,然后把纸盒丢给了那个妇女,妇女赶紧也拿出两张纸,
背着身蹲在角落,擦拭着自己的下身。

刘明系好裤子,看着妇女起身拉起裤衩丝袜,整理着衣服。

刘明伸手掏根烟,点上,妇女战战兢兢的看着刘明说:大哥,大哥,你帮忙删了录像吧。

刘明点点头说:「行,老子说道做到。」

刘明用鼠标选中了桌子上电脑中今天的视频记录,删掉了文件。

举着手里的口红说:「这个是800块钱,你们留下钱,东西拿走,明天我去给你们结账。」

妇女赶紧掏钱出来,刘明掐了烟,身上觉着兴奋劲慢慢消散了,有了一些乏意,刘明挥挥手说:「走吧,以后
在来偷东西,老子就没这么客气了。」

妇女赶紧给刘明鞠躬,连声说:「谢谢,谢谢。」拉起女儿快步出去了。

刘明用对讲机让手下开门,放了母女离开。

刘明靠在椅子上,舒舒服服的闭眼休息了。

过了几天,又到了刘明值班,刘明坐在办公室里无聊的很,脑子里一直在想要是能把那女人再玩弄一次该多好
呀,当初就不应该把视频记录删掉。

正想着呢,一个小弟走进来说:「队长,还你优盘,下午那个记者送回来的。」

刘明说:「啥记者。」

小弟说:「就是那天小孩手夹了,记者把那天的视频考了去,用你的优盘考的。」

刘明噢了一声,说:「扔那里吧。」

小弟走了,刘明看看优盘,心里一动,马上蹦了起来,把u盘插了进去,打开一看,果然是全天的视频,刘明
选了一个通道,拖动着看着,果然清晰的看到了那个女孩子偷口红的影响。

刘明激动的勐一拍巴掌,心想:还有记录,你们就跑不了!

刘明就高兴了一下,立刻又软了,有记录有个屁用牙,没有她们娘俩的联系电话,怎么威胁她们呀。

刘明懊恼的坐在椅子上,郁闷的连抽几根烟。

刘明抬头看看墙上的表,快12点了。刘明掐了烟头,沮丧的想去洗洗睡觉。

桌上的电话响了,刘明接起来,一个有些颤抖的女孩子的声音说:「大哥,大哥,你好,我是,是那个偷口红
的女学生,那个,那个……我妈想见你……」

(完)